柳柳听得是梅妃带子安去镇国寺,便摆手笑道:“公主,你真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梅妃娘娘怎么会害子安呢?她现在靠着子安啊,子安出事,她头一个遭殃。”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梅妃为什么要撒谎?”壮壮道。

陈太君也觉得事情有不妥,但是,为了不让大家恐慌,她道:“兴许,梅妃是自己想去上香,为了不让大家说她,便说是皇上授意的,刺客入宫,乐清宫也遇刺了,她一个妇道人家认为是菩萨保佑才躲过一劫,去镇国寺感谢神恩,也说得过去。”

壮壮听了陈太君的宽慰,心里稍稍松了一下,“也是,或许是我真的太敏感了。”

“最近事情多,公主小心谨慎也是好事,先别忙着猜测,派人去镇国寺了吗?”陈太君问道。

“派人去了,让琴之派了暗卫去,吩咐过让带子安回来的。”壮壮说。

“嗯,此去镇国寺不远,若脚程快,一日来回也行,是什么时辰出门的?”

“巳时出门的。”

“那兴许会在镇国寺住一晚了,否则的话,回到都子时过了。”陈太君道。

“暗卫是刚派出去的,最快速度一半个时辰可抵达镇国寺。”壮壮说,“去到镇国寺,如果找到子安,迅速带回来,也就是三个时辰多点。”

暗卫是快马去的,子安和梅妃是乘坐马车,若要舒适不颠簸,起码要三个时辰才可抵达,若快一点,也得两个半时辰。

陈太君道:“我们现在也只能等了,等三个时辰。”

夜王在晚些的时候也入宫了,听了壮壮说,他蹙起眉头,“镇国寺?”

“你觉得不妥,是吗?”壮壮问道。

“肯定不妥啊。”夜王想了一下,“你派了暗卫去,是吗?”

“是的。”

“不行,本王得让素月楼的人去,素月楼对镇国寺那边的地形熟悉。”夜王转身出去了。

连夜王都说不妥,壮壮这心里更是不踏实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丑时,暗卫回来一个人禀报情况,说王妃确实是去过镇国寺,但是,已经走了。

“走了?那路上见到她们的马车了吗?”壮壮问道。

“一路回来,不曾见到。”

“找,找!”壮壮急了,“一定是出事了。”

“公主稍安勿躁,已经留了人在镇国寺那边,镇国寺的和尚也在帮忙找了,臣只是先回来禀报情况。”

“镇国寺说子安是什么时候走的?”

“是晚上亥时才离开的。”

“那就是入夜了,入夜她还坚持走?”

“镇国寺的住持大师说梅妃娘娘亲自来跟他告别的,王妃在轿子里等着,跟高僧说明日一早有要事,所以必须马上赶回宫中。”

“就是说,走的时候,镇国寺的人都没见到子安?”

“没见到。”

“那子安和梅妃娘娘是什么时候抵达镇国寺的?”陈太君问道。

“回老太君的话,酉时三刻左右。”

“酉时抵达,亥时离去,中间停留了两个时辰,如果是赶着回来的,不必要逗留两个时辰,上香烧经,一个时辰足矣,子安不是这样没安排的人。”陈太君道。

她抬起头,“老身得亲自去一趟。”

“本宫也去!”壮壮道。

就这样,大半夜的,老太君,柳柳和公主策马而去。

老太君是武将,骑术精湛自然不在话下,壮壮年少的时候,跟萧枭也练过骑术,之后更是把萧枭教导的骑术发挥到了极致。

柳柳这个闹腾的货,更是擅长骑术,一行五人,加上琼华琴之,五匹快马离宫而去。

出城的时候,因有宵禁且全城严搜,壮壮出示了令牌,顺口问了一声,“今日梅妃娘娘的马车可入城了?”

“梅妃娘娘?入城了。”守卫说。

“入城了?”壮壮大为诧异,与陈太君对望了一眼。

陈太君也有些怔然,“你可看到里面坐着的是梅妃娘娘?”

“看倒是没看,只是给出了梅妃娘娘的令牌。”

“什么时候?”壮壮问道。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