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妃却还是摇头,“不,夜王,你就是杀了本宫,本宫还是什么都不能说,子安不死,皇儿就会死,本宫只能狠心这么一次。”

“你……”夜王气得快疯掉了,“你不说,七嫂有什么事,你以为你母子能活吗?”

“本宫不能说,杀了本宫,本宫也不会说的。”梅妃依旧固执。

三皇子站起来,退后两步,摸了脸上的泪水,忽然冲到柜子前拿起一把剪刀对准自己的脖子。

梅妃吓得魂飞魄散,“皇儿,你这是做什么?快放下啊!”

三皇子看着梅妃,哀哀地道:“母妃,您一直都教导儿臣,要懂得感恩之道,七婶对我们很好,你以前害过她,她都没跟你计较,一直帮我们母子两人,若不是她,我们只怕早就被害死了,现在,你要用她的生命来交换儿臣的生命,儿臣活着也只是个恩将仇报的坏人,七皇叔教导儿臣,做男子,要顶天立地,保护自己的亲人,可您这样做,便是叫儿臣做一个缩头乌龟,既然这样,儿臣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手上用力,脖子便印出了血痕,梅妃吓得尖声大哭,“你放下,你放下,母妃说,母妃什么都说。”

她跌坐在地上,哭着道:“就是那夜刺杀之后,贵太妃在宫中消失,本来本宫以为事情过去了,一切就会好,没想到,本宫的近身小青却对皇儿下毒,以此要挟本宫,要本宫把子安带到镇国寺的山上,若事成,便给本宫解药,若事败,则皇儿会在七天之内七孔流血而死。”

“所以,你就跟七嫂说你要带三儿去上香,你看准七嫂不放心,一定会跟着去,就在途中下手?”

“是的,”梅妃嘤嘤地哭,“其实本宫心里也很难受,很不愿意这样做,可没办法啊。”

“她们是怎么下手的?”夜王问道。

梅妃说:“因马车无法上山,我们便寻了个向导带我们走山路,那向导自然就是贵太妃的人,带着我们进了密林,密林燃烧了毒香,我们都中毒了,子安和刀老大被带走,本宫醒来的时候,小青就在本宫的身边,是她给本宫服下了毒烟的解药,且还准备了轿子,说让本宫上山逗留两个时辰。”

“小青?”夜王冷冷地道:“就是方才在门外拦着本王的宫女?”

“是她!”梅妃绝望地哭了,“她一直是本宫身边最宠信的人,却没想到,她是贵太妃安插在本宫身边的内应啊。”

“伶俐,抓住那小青!”夜王冲门外喊了一声。

“是,主人!”那两名素衣女子急忙便去了,片刻,便把那小青抓住,丢了进来。

夜王俯身,捏住小青的脸逼着她抬头,“模样倒是好模样,只是跟错了主子。”

小青丝毫不害怕,媚笑一声,“王爷若怜惜奴家……”

这个“家”字还没完全落下,便见她面容陡然冷冽,有钉子从她嘴里飞出,直逼夜王的眉心。

只听得“哐当”一声,夜王用手阻挡,钉子嵌入夜王的手背,小青毒笑一声,“这钉子有剧毒,半个时辰内若无解药,你就会死,马上送我出宫,我保你不死。”

三皇子听得此言,狂扑过来,狠狠地抽打了她两个耳光,“马上把解药交出来。”

小青冷笑,“三皇子,你尚且自身难保,还能顾得了别人?”

“你……”三皇子眼底狂怒,虽然只有十岁,但是一身怒气凛然,倒真有几分威仪,“来啊,搜她的住处,搜她的身,务必要搜出解药。”

小青哼道:“我的住处,你们不是都搜过了吗?我会这么愚蠢,把解药随身携带?”

她看着夜王,“时候不多了,夜王若不想死,马上送我离宫。”

夜王笑了起来,笑容极为阴寒,只见他举起手,那钉子就嵌入他的手背,只是,却没有看到血。

夜王问梅妃,“有手绢吗?”

梅妃怔怔地递过手绢,夜王取过,包住钉子拔出来,钉子无血。

小青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怎么会这样的?”

夜王叹息,“倒是浪费了好皮肉啊,本王得再做一张了。”

只见他拿出匕首,在手背上轻轻地划下去,掀开手背的皮,露出一只黑幽幽的铁手。

小青倒抽一口冷气,“你的手,是假的?”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