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妃道:“但是,那个接头人,怎么会自己现身呢?”

夜王道:“梅妃,你现在带着三儿出去走一圈,让人看见三儿已经没有中毒的迹象,接头人肯定会来问情况的。”

梅妃道:“但是,就算接头人来问情况,也只是私下问小青,小青都死了。”

夜王看着陀螺伶俐,这一次,不需要夜王吩咐,伶俐自己走了出去。

三皇子好奇,便跟着出去看了一下,片刻,呕吐声传来,三皇子跌跌撞撞地回来,吓得脸色发白,“天啊,剥皮了。”

梅妃骇然,一把抱住三皇子,惊恐地看着夜王,“这……真剥皮了?”

夜王坐下来,神态悠闲,招呼三皇子来到跟前,“三儿啊,这人死了才剥皮,其实一点都不好玩,体会不到其中乐趣,等咱们找到贵太妃,活剥了她的皮再拿她的皮给你做一双小皮靴,你敢穿吗?”

三皇子想起贵太妃的狠毒,陡然生了勇气,毅然道:“皇叔敢做,侄儿就敢穿。”

夜王笑道:“好,有胆识,但是呢,皇叔跟你说,活剥皮那是世间上十分残酷的刑罚,只有大奸大恶的人,才可用这一手段,记住了吗?”

“记住了!”三皇子点头道,眸色明澈。

夜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好,不枉你七皇叔疼你一场。”

三皇子见他说起七皇叔,便问道:“七皇叔什么时候回来啊?侄儿可想他了。”

“你七皇叔很快就会回来。”夜王笃定地道。

三皇子顿时露出笑容,“等侄儿长大了,也要跟七皇叔一样,征战沙场,为国立功,保卫我大周疆土,保护我大周百姓。”

“这小屁孩,有出息!”夜王赞赏地道,然后抬起头看着梅妃,神情严肃,“梅妃娘娘,别浪费了这么好的孩子,以后是大有出息的,你身为他的母妃,应该做到遇事不要慌,镇定一点,有什么多与我们商量,没什么是解决不掉的。”

梅妃惭愧极了,“是,本宫记住了。”

剥皮下来,得马上处理,陀螺……不,伶俐马不停蹄地回了一趟惠庆宫,没多久,便又来了。

她换上小青的衣裳,在房间里弄了一下走出来,梅妃震骇,“你……”

那活脱脱就是一副小青的模样了。

伶俐笑道:“梅妃娘娘不必害怕,属下不是小青。”

梅妃自然知道她不是小青,只是看着死了的人忽然又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不免有几分心惊。

梅妃按照夜王的吩咐,牵着三皇子出去走一圈。

果然,没多久,暗中潜伏的暗卫便发现殿外有一人在探头,且在墙上叩了三下。

伶俐走出去,那人便往前走,伶俐跟着他去,到了槐树底下,那人陡然见四周无人,陡然怒道:“谁让你为三皇子解毒的?贵太妃说了,等她的命令方可解毒。”

伶俐啊了一声,“但是,贵太妃说抓到摄政王妃便可解毒啊。”

“只是抓到摄政王妃有什么用?要梅妃办的事情可多了,谁跟你这样说的?我传达命令的时候,严令你要等到贵太妃的命令才可解毒。”

伶俐显得无措,“那怎么办啊?现在都解毒了,而且,梅妃那边也容不下我了,顾忌我是贵太妃的人,这两日肯定得杀了我。”

“谁让你愚蠢?有你这样办事的吗?以前倒见你机警,没想到关键时候犯糊涂,不过,你让梅妃抓了摄政王妃,也算是功劳一件,你想个法子溜出去,去找贵太妃,在她身边待命吧。”

“是,是,但是,贵太妃在哪里呢?”伶俐问道。

“你出了宫,去找林大人,林大人自然会命人带你去的。”

“是,谢公公!”伶俐感恩戴德地道。

那人转身就走,伶俐退回去,便见一人飞快地掠过树梢,跟踪前往。

伶俐回去禀报夜王,夜王冷笑,“这位林大人啊,之前他的孙女因被废后赐婚给梁王,占了个便宜升了官儿,竟还这么不安分,与贵太妃沆瀣一气,行,你去吧。”

“是!”伶俐转身而去。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