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老大被带过来了,是被两个黑衣人押着过来的,他受了点伤,脸上有血痕,想来是因为不合作被揍的。

他看到子安,眼底顿生欢喜,“王妃!”

子安双手环抱,手指在手臂上弹了一下,看着刀老大。

刀老大只顾冲过来,一身的蛮力让两名黑衣人无法抵挡,但是,却被门口的那名黑衣人一棍子敲下去,刀老大闷哼一声,晕倒了。

“你们……”子安大怒,猛地看着贵太妃,“他只是担心我,你们实在没必要下这么重的手。”

贵太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一身的蛮力,若不用点武力,他怎会乖巧?现在你见了他,这信可以写了吧?”

“好,先让我吃饱。”子安干脆地道。

贵太妃也不含糊,命人准备饭菜,子安笑道:“我想喝点酒。”

“如你所愿,但是,如果这一次你耍花招,下一次,就没这么好招呼了。”贵太妃说完,转身出去,“你吃好就马上写,写完哀家再来。”

上的饭菜只是山间野菜,没有肉,一碗白米饭,外加一壶水。

送了饭菜上来之后,石门也关闭上,只留下如豆灯光,照亮着密室。

子安用金针验过,都是没毒的,不过想来也多余,她如今在贵太妃手中,要杀她不需要用毒。

倒出一杯水,慢慢地喝下去,渴得很,反而不能急喝。

喝了水,子安慢慢地吃饭,细嚼慢咽,吃了半碗便停下来了。

没多久,便有人抱着干草进来,铺在地上,也同样不发一言,铺好就出去。

子安停顿了一会儿,拿起酒在密室的四个角落里都散了酒,口中道:“阿蛇姑姑说洒下酒,叫你的名字你便能出现,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通人性。”

然后继续吃饭,先把一抓米饭放在袖袋里,然后把剩下的白米饭吃光,野菜也吃光,才慢慢地走到干草前面,躺下。

刀老大未必能看出她的意图来,刀疤索一直是缠在她的手臂,希望刀老大能看出她双手抱着手臂的用意。

但是,只怕他自己也自身难保,未必能逃开去找刀疤索。

只要找到刀疤索,把它解开,按照阿蛇姑姑说的话,刀疤索能顺着酒味过来。

当然了,还要给刀老大脱身的机会。

子安推断,如今山中人手不多,因为押着刀老大的那两个人,在石门打开的时候她曾见过。

人应该都被贵太妃吩咐下山,执行任务去了。

她给自己再施针,吃了饭喝了水,感觉体力慢慢地恢复了。

子安拿起桐油灯,点着了干草。

这一招,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希望,贵太妃还真舍不得她死。

火势冲天而起,子安一脚踹向火堆,把烧着的干草踢到顶端上去,藤蔓有些湿润,很难烧得着,所以,子安把桐油灯砸了上去,顿时,火势就蔓延开了。

子安再把椅子桌子推过去,把文房四宝也焚在火中。

子安冲到石门上,使劲地敲,“来啊,起火了,起火了。”

石门没打开,但是听得杂乱的脚步声。

火势逼了过来,火是烧不到整个密室的,但是会迅速燃烧光空气,子安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了。

就在她感觉呼吸喘不过来的时候,石门打开了,有人冲进来,拖住她的头发往外走。她吃痛,但是没有反抗,现在反抗,只会更加遭罪。

许多人拿着水桶进去灭火,子安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心里便放松了,人都过来这里救火,刀老大那边应该就能想到办法脱身。

子安被押在通道里,是一条狭隘的通道,救火的人从她身边跑过。

没多久,贵太妃也来了,她命人拖了她进旁边的一处空地,这里没有门,不是密室,只是一块比通道大一点的空地。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