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这辈子没试过像现在这样跑得这么快,她几乎以为自己双脚生风,要飞一般了。

刀老大跑着回头看,黑衣人追了过来,他喘着粗气道:“出到外面我们就死定了,我们不懂得轻功。”

人家用轻功追,三两下就把他们拿下了,而且,外面是什么地形,他们都不知道,兴许是悬崖峭壁,那么冲出去就是四个字,粉身碎骨。

前面便是尽头了,有光线投进来,逃?怎么逃?逃出去就死了。

千钧一发之际,子安看到门口有一扇石门,她道:“一会我们冲出去之后,然后迅速放下石门,所以你听我口令,我说跑的时候你迅速抱住我,我要争取和他们甩开一段距离。”

虽然放下石门只能阻挡一阵子,但是如果外面是密林,他们就能找到藏身之所。

“是!”刀老大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抱着她,抱着她岂不是跑不动了,但是他习惯了听子安的命令,子安说什么他都不会质疑的。

将近到洞口了,还余十米左右的距离,子安喊道:“跑!”

刀老大立刻回身抱住她,子安把刀疤索往前一伸,刀疤索飞出去,嗖地一声,拖着两人飞了出去。

飞出洞口后,子安迅速回头,一脚踹在石门口旁边的大石头上,只听得“轰隆”一声,石门落下,隔阻了黑衣人的路。

但是开门很迅速,子安带着刀老大跑了几步,然后拖着刀老大的手臂,伸出刀疤索,嗖地一声,竟飞了回头,直上石门口的那一株高大古树上,幸好树高叶密,躲藏在上面只要不做声,不动弹,压根看不出来。

黑衣人很快就打开石门,看着草丛,有脚步的痕迹,便往子安方才跑过的方向去追。

子安和刀老大在树上提心吊胆地看着黑衣人越跑越远,才松了一口气。

刀老大压低声音道:“王妃,您太聪明了,竟然还懂得给他们指印方向,现在人都追去了,我们走吧。”

子安嘘了一声,“还有两个人。”方才动手的时候,她数过人头。

果然,过了片刻,又有两人奔跑而出,在洞口张望了一下,最后也是顺着黑衣人的方向而去。

子安拉着刀老大滑下树,古树枝干粗大,两人狼狈得很,落地之后,迅速往反方向跑了。

京中,子安失踪超过第三天。

这件事情,京中人人皆知了,皇帝也知道,他忧心忡忡,一方面是担心子安,毕竟,子安出事,摄政王若得知,必定分心。

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病情,所以,他再通缉贵太妃的悬赏中,加了一项,找到王妃者,赏赐万两白银。

镇国寺那边已经开展过地毯式的搜索。

终于是有发现了,是一个废置的山洞,但是最近有人出没过,夜王带人进去,看到一条长长的通道,有两间密室,还有烧火做饭的地方,一间密室被烧过,另外一间还有床褥被子等生活用品。

曾有人在这里住过。

细细搜查了里面,没有迹象表明子安来过这里,但是,夜王从墙壁上的刀痕得知,刀老大在这里动过手,因为墙上留下他大刀的痕迹。

他蛮力惊人,所以砍过地方很深。

“莫非是转移了?”梁王也跟着来了。

“动过手,有可能七嫂和小刀逃走了,也有可能被害了。”夜王沉声道。

梁王吓了一跳,“不会吧?不是还有刀疤索吗?”

“刀疤索不是万能的。”夜王道。

梁王白了脸,“若是真出点什么事,七皇叔回来,可得发疯了。”

夜王道:“先别想那么多,找吧。”

第四天,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皇帝下旨,让夜王等人回京,王妃和七皇子被救回来了,且贵太妃也落网了。

夜王带着人马飞速赶回京城。

看到殿前的一幕,他傻了眼。

只见南怀王背着荆条跪在大殿前,贵太妃也跪在旁边,但是却五花大绑,等候皇帝召见。

皇帝自然不会召见他,所以下旨让夜王和梁王这两位主政的回来处理。

南怀王痛哭失声,哭得嗓子都哑了,只是一味干嚎,嚎得吐了几回,地上脏兮兮的。

至于贵太妃,一脸死灰,一脸的绝望,嘴里淌着血,不知道是受了内伤还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