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庆宫今日也是炸开了锅。

夜王梁王处理完南怀王的事情之后,便迅速赶了过去。

惠庆宫那几个八婆正在谈论得如火如荼,连宫女都参与了讨论。

“怎么有人脸皮厚成这个样子啊?瞧他在那里干嚎奴婢就觉得脸都红了,眼泪都没有就一个劲地干嚎,嚎得都吐了。”琴之说。

“你们还别说,还是贵太妃有威仪啊,瞧她跪了那么久,愣是不动,眼睛都没见她眨过几下,想来,她这一次是受到打击了,一辈子阴谋算计,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要杀,最后还落在自己儿子的手里,连舌头都被割掉,瞧着她真是觉得可怜又可恨啊。”壮壮也觉得叹为观止。

“负荆请罪这一招都出了,怎是他的对手啊?只听过做父亲的替儿子负荆请罪,没见过做儿子的替母亲负荆请罪,这位南怀王,日后若不成一代枭雄,还真对不住他如此隐忍委曲求全的苦心啊。”陈太君算是见多识广了,也被今日之事震惊到。

夜王和梁王是刚到,所以还没听到子安是如何脱险的。

子安自然得再说一次,“……就这样,我与小刀逃出去了,在密林里东躲西藏,就怕贵太妃的人找到,追兵一直在我们后面,当时我已经意识到不妥,因为追我们的人,不是黑衣人,可我们也没办法,只能一直跑,最后被他们的人两面包抄,我和小刀也打算拼死一搏,没想到,南怀王竟然出现了,他来到,就满脸惊喜地说,皇嫂,臣弟救您来了,说实话,我当时都蒙圈了。”

子安只能感叹,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也不能不承认,南怀王这一招,狠啊!

“当时我们跟他走了,他的人也抓到了贵太妃,那场面,惨不忍睹啊。”子安摇头,想起那一幕,她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她见过许多血腥的场面,那一幕算不得十分血腥,但是,却叫人寒心。

母子相残,她至今脑子里还印着那一幕画面,南怀王亲自动手,把贵太妃是舌头割下来,且浇了火油在她的双手烧了。

贵太妃被全身捆绑,舌头被割掉,嘴里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但是一直都没掉过一滴眼泪。

“贵太妃抓了我,其实只是最后一击,她的人都用完了,但是她不死心,想抓住我,让我去信给老七,说我被皇帝拿住,冠以谋反之罪。”子安道。

夜王寂然地道:“若是再给她时日筹备,她未必就不会事成。”

“是的。”子安赞同这话,又或许,是她的对手也太过强悍了,而且有猪一样愚蠢却又像狼一样残毒的队友。

南怀王做这些事情,想必背后有高人指路,子安与他见过几次,从谈吐看,他只是个厚脸皮的人,算不得计谋高深,甚至连贵太妃的十分一都比不上。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皇帝选择保留了他。

南怀王,其实不也是被玩弄在人家掌心上的小丑?

他偏不自知,野心太大了,蒙蔽了他的眼睛。

这些闹剧性的结局确实是出人意料,但是细想一下贵太妃和南怀王的性格,也一点都不奇怪。

“王妃,梅妃娘娘来了。”小荪进来通报。

子安道:“请她进来吧。”

方才壮壮已经告知了她,梅妃为什么要相助贵太妃。

梅妃带着三皇子过来,进来便泪涟涟地跟子安告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害你,你原谅我。”

三皇子也道:“婶娘,你就原谅母妃吧。”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