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王对子安今晚的嚣张气焰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怒道:“皇嫂,请你自矜身份,你是王妃不是泼妇,这里是熹微宫也不是闹市,不是你撒泼耍赖的地方,慕容桀昔日没有造反,是因为他不需要造反,他手执皇权,手执兵权,他哪里需要谋反?可如今不一样了,皇上病愈重掌朝政,他坐惯了高位,怕是不愿意下来了,便趁着两国停战期间,杀回京城,夺取帝位,此等险恶用心,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即便皇嫂再巧舌如簧,也辩解不了。”

子安闻言,转头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一个谋反之臣,说得如此道貌岸然,你要不要脸?你不嫌恶心我还替你羞愧呢,你以为你跟贵太妃的那些事情,能瞒得过谁?不收拾你皇上念及兄弟之情,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以为你和那武器贩子的事情能瞒得过谁啊?在王府的时候,贵太妃便曾问我要银子,说要修缮清宁阁,谁知道这些银子最后给了武器贩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胡家的掌柜胡欢喜跟我说过,有人拿着我的银票去兑换,那人十分诡异,她为谨慎起见便着人跟踪了一下,发现他是大月国人士,且以贩卖兵器为生,我事后调查,发现贵太妃在问我要银子之前就取走了国资银号的银票,因武器贩子无法兑换国资银号的银票,你便着人去找梁侯爷兑换,梁侯爷至今还被你蒙在鼓里。”

“你胡说!”南怀王气得浑身发抖,他总算知道当初为什么武器贩子说那些银票是假的了,原来是胡欢喜和夏子安暗中做的手脚。

他恶狠狠地盯着子安,几乎恨不得把子安活剥生吞了,若不是她弄得他与武器贩子反目成仇,这批弓弩,早就到手了,何至于今日横生枝节。

但是,这事儿她提起来,绝非偶然,这么长时间她都不说,现在忽然在这里说了,看来,这确实是一个铺天盖地的阴谋。

子安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这些日子吞下的憋屈气,她决意要在去北漠之前爆发出来,除了爆发给南怀王听之外,还要爆发给皇帝听。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明白,老七跟你是亲兄弟,你数次对他下手,他念在兄弟情分上,一直对你忍让退避,你还要诬陷他?

他真有心去争夺这个帝位,就不会自动请缨挂帅,离京出征,他难道不知道,他离开对他的处境有多危险吗?但是他别无选择,因为他是慕容家的子孙,他是皇上的亲弟弟,他不为皇上分忧,谁可以担起这个大旗?你也是慕容家的人,可你为慕容家的江山百姓做了什么?你不断地挑拨离间,为了你的野心你的私欲,犯下了多少兄弟相残的罪行?皇上仁慈,再三给你机会把你提拔上去,可这点情分总有用光的时候,你就作吧。”

南怀王彻底被她激怒了,但是商丘却冷静了下来,他拦住南怀王,对着子安躬身,“王妃,方才草民言语之上多有得罪,请王妃见谅,南怀王和摄政王手足情深,不曾出现过王妃所说的那些残酷,坊间若有这样的传言,也必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流传出去企图伤害王爷兄弟感情的。”

子安冷笑一声,“是吗?”说完,她对壮壮道:“我们走吧,是非曲直,自有天道论分明。”

她拉着壮壮走了。

商丘是个语言组织能力很强的人,看他在短时间内迅速冷静下来便知道,她不可能留在熹微宫,等待他的反击和辩白。

因为大家心里都知道,今天的话,看似是双方对话,实际都是说给皇上听的。

皇帝在内殿,是听不到两人的对话,但是,路公公把殿中方才所有的话都禀报了回去。

皇帝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王妃这话,说得义正辞严,字字声讨,是声讨老八吗?不,她是在声讨朕,她对朕是有诸多的不满。”

路公公担忧地道:“但是,皇上如今万不能降罪下去,她明日可就得去北漠了,虽不知道可不可成,但是,至少能换了北漠太子来京中做质子,且又能分开身去对付鲜卑,这机会,难得啊。”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