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便是安排去北漠的人手。

夜王是不能去的,首先他如今还是太尉,身居要职。

其次,他说起北漠的时候,悠长地叹了一口气,“本王在北漠一身的债,去了就回不来了,不过,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到北漠之后,七哥你去找她,有什么事,她都会帮你的,但是,千万不要跟她说还活着。”

“嗯?”慕容桀挑眉,“什么意思?”

壮壮笑了,“情债啊,能有什么,这把戏他都玩转了。”

“胡闹!”慕容桀道。

“她是北漠的安公主,皇帝的妹妹,在北漠有些能耐,反正你去找她就对了,还有一个人,你要去见的,这人叫高凤天,是我的结拜兄弟,他为人仗义,在北漠的绿林,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找他就对了,我派伶俐跟着七嫂。”

“伶俐?好!”慕容桀对伶俐很是满意,这丫头,聪明得很。

萧拓说:“禁军已经有人掌管,我如今是无业游民,也可以跟着去。”

苏青道:“我也是!”

慕容桀看着萧拓,“你就不要去。”

“不打紧,柳柳会支持的。”萧拓说。

柳柳是会支持,但是唯一的要求,是她也跟着去。

到最后,不禁柳柳去,柔瑶也跟着去。

子安啼笑皆非,这是大周旅行团啊。

不过,柳柳和柔瑶跟着去也好,她需要几个护士,柔瑶是懂得医术的,且又是自己人,用起来也放心。

至于柳柳懂得拳脚功夫,没心眼,偶尔派出去做条凶人的狗也不错,加上她是陈老太君的孙女,陈老太君虽说对北漠造成了多年的威胁,但是,北漠的百姓对她很敬重,因为,北漠这个彪悍民族的人,都敬重有本事的人,陈老太君以一个女将的身份,守住大周江山多年,她收获粉丝无数,就连秦舟,都是她的粉丝。

当然了,敬重归敬重,真的在战场上狭路相逢,还是会打个你死我活。

翌日一大早,马车便备好了。萧拓和苏青入宫,跟皇帝自动请缨要跟去北漠,皇帝自然同意,因为此去北漠,事关重大,从大局出发,多几个有能耐的人跟着,是好事。

祁王爷入宫跟皇帝辞行之后,也来到了摄政王府门口。

他对子安道:“我北漠的太子已经启程,相信五日之后,就会抵达大周京城。”

他说这话只是让子安放心,因为北漠的太子来了,她在北漠的安全便有保障。

子安点头,“嗯,我相信你。”

慕容桀依旧装作大金侍卫,跟着出了城。

百官在城门相送,百姓也纷纷加入了送行的行列,有狂热的分子,喊着摄政王妃,引得化作大金的慕容桀频频侧目。

这一次出行,子安带了小荪和嬷嬷在身边,还有伶俐。

她知道北漠也会安排侍女给她,到底是交战国的王妃,北漠不会掉以轻心,所以,她多带几个人,有时候用起人来也安心。

临行前,子安千叮万嘱夜王,要他一定确保夏霖和母亲的安全,刀老大本想跟着去的,但是,子安让他保护县主和少爷,他便听话地留在了大周。

祁王爷心里其实很着急,如果快马加鞭,三天可抵达北漠。

但是念及王妃是女子,舟车劳顿一定很辛苦,若要她策马,怕是受不得苦的,他强自忍耐心里的着急,却也一路叮嘱,马车要快行。

疫症不能等啊,等一天,便死许多百姓。

出了城,抵达五里亭,远远便见有数匹骏马在候着。

子安让马车停下来。

祁王爷蹙起眉头,这才走了几里地,就要休息了?这不要说五天,就是十五天也到不了北漠啊。

他硬起头皮上前,对子安道:“王妃,您是觉得累了还是饿了?”

这马车已经是极尽舒适了,就算再矜贵的人,也不该走几里地就就觉得受不了了。

子安微笑,“不,不是的。”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