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快马加鞭来到北漠,子安不得不佩服夜王,他找的这几匹马果然是千里马啊,虽说夸张了点儿,但是,一天走个几百里,简直是湿湿碎啊!

两天抵达北漠,因为不取官道,走捷径,比之前预算的要快。

这条捷径,是慕容桀带着走的,祁王爷脸都绿了,因为这条捷径,他自己都不知道。

看来,摄政王对于两国的地形,比他熟悉很多啊,与他敌对,他便是强敌,所向披靡的强敌。

进入北漠境内,子安看到山带断裂,房屋倒塌,这里应该是地震的重灾区,所幸的是,完全没有波及到大周境内。

不过一路过来的时候,在边城歇息问过一些百姓,说地震的时候,边城也感觉到震感,也十分强劲,但是,没有伤亡。

祁王爷听到这里的时候,跟北漠的侍卫说了一句话,“这真是上天惩罚北漠啊。”

不管是不是惩罚,北漠这一次因为天灾而断了进攻的野心,不知道是福是祸。

因为,这场仗打起来,伤亡的人数,也绝不必天灾少,甚至会更多。

只是无人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局面,子安是太平盛世的特工,但是也见识过第三世界国家的炮火,知道战争有多残酷。

她希望,自己是真的能平息这一场瘟疫,进而平息这一场战争。

进入北漠境内的时候,他们便放慢了走,一路所见,哀鸿遍野,死尸腐烂在路边,来不及收拾,蚊蝇在尸体上叮咬,天气渐渐地热了起来,这些蚊蝇就是传播疫症的途径。

重灾区是在北漠京都百里外的器城,这里城为器城,是因为这里有北漠最大兵器制造工厂——铁忠库。

铁忠库是皇室开设的,器城的百姓许多都在这里工作,铁忠库很大,足足占据了器城一半的版图,这里曾经显赫辉煌,但是,如今断墙残垣,碎砖烂瓦,说不出的凄凉悲壮。

他们进入器城的时候,是刚刚黄昏,夕阳余光照射在铁忠库上,往日的辉煌遍寻不着,官差和军人在救援,一砖一瓦地搬开,清理底下的尸体。

距离地震,已经过去一月,早就没有生命的迹象,但是因为疫情所以没办法很快展开清理工作和重建工作。

且因为与大周开战,朝廷派出了重兵,救援缺乏人手,没能及时清理尸体才会引发瘟疫。

所以,祁王爷说,上天要惩罚北漠,其实不然,惩罚北漠的,是北漠的好战分子。

若没有这场战事,北漠未必就会发生这场大规模的瘟疫。

救出来的百姓,如今暂时安置在器城外大平谷里,搭建了许多帐篷,马儿还没走到,便闻到了熏天的臭气。

随着马儿前行,子安看到了叫人心碎的场景。

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的百姓,茫然失措地坐在临时帐前,他们双眼红肿,像是没断过哭泣,官差不断地从里面抬出尸体,有人追出来大哭。

一个妇女抱着孩子,死命地往他们的方向跑,她一边跑一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的孩子还有救,他没有瘟疫,你们不要带走她。”

她身后,有两名士兵追上来,抢夺她怀里的孩子,那孩子早就没了气息,甚至,已经出现脸部肿胀腐烂的情况。

士兵不发一言就抢走了尸体,妇女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一幕,叫人瞧见,也不禁心酸难过。

柳柳是最心软的,她也跟着落泪,鼻音重重地对子安道:“子安,我们一定要治好这场瘟疫。”

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北漠的人有瘟疫,他们是来平息战争的,瘟疫能治就治,不能治,也没办法的。

但是,当看到这副情景,大家都觉得,战争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北漠和大周也不分了,只想治好这场瘟疫,让所有人都好起来。

子安心里也难受得很,她点头,“我们尽最大的努力。”

柔瑶喃喃地道:“僵尸病的时候,觉得僵尸病很恐怖,但是,如今看起来,僵尸病和这场疫症相比,真是……”

她也忍不住落泪,作为医者,她也有悲天悯人的救治之心,她只希望自己能发挥所学,解除百姓的痛苦。

祁王爷脸色苍白地看着这一幕,他轻轻地摇头,又叹气,“我们走吧。”

这里只是沧海一粟,他们一路走过,还有许多这样的情况。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