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王爷把事情娓娓道来,“这事儿确实是有所隐瞒,但是,也并非全部隐瞒,皇上确实希望暂时平息干戈,因为瘟疫实在是扩散得太快,且无法控制,他也不得不这样做,只是,慕容兄应该知道,我北漠是分主战派和主和派,主战派以曹后为首,一直对周边国家虎视眈眈,认为北漠是天之骄子,该统一天下,这一次,若能请来安然王爷,则一切问题都没有,可若请不来,只能请王妃,曹后主战派便有所打算,不撤兵,先温和后对峙。曹后跟皇上说,一旦北漠撤兵,大周不顾摄政王妃的安危,大肆来犯,这北漠便有危险。”

“危险你个脑袋,本王都已经从军中离开,可见诚意,你们北漠是哄骗了本王与王妃过来为你们控制瘟疫,然后再试图侵犯我大周,祁王,本王对你真的很失望。”慕容桀破口大骂。

慕容桀是真的很生气,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冤大头,而他是从来不做冤大头的,这辈子只有他算计别人,还不曾被人算计过,除非是心甘情愿。

他选择跟秦舟和祁王爷和谈,是出于对大周百姓的保护,他是不怕打仗的,只是不想打。

而在这件事情上,他认为北漠是该比他更低姿态的,但是没想到他来到北漠,却被告知原来他们只是后备,好,这点他早知道,但是,他认为纵然是后备,也该是很有信服力的后备。

而且,最恼火的还是北漠还想着打,是不是已经认定子安没办法治好瘟疫?

到底还有什么图谋?

祁王爷脸都绿了,虽然说他在这件事情上是很心虚,可他也是北漠的王爷啊,位高权重,被慕容桀这么指着痛骂,他也下不来台。

他脸色不好地道:“慕容兄你先稍安勿躁,听本王说一句,首先本王表面立场,本王是不希望打仗的,本王作为主和派之首,比任何人都渴望和平,但是,本王的兄长镇国王爷和曹后,一直都怂恿皇上,他们两人,是不会管百姓死活的,这次若不是死了这么多百姓,他们也不会同意让你们来,本王选择坦言相告,如今更是没有丝毫隐瞒了,便是在这里给大家做个保证,主和派,会不惜一切争取停战。”

大家面面相窥,这算哪门子的求助啊?这分明只是让他们来安抚一下北漠的百姓,告知大家,朝廷不是不管大家的死活,你看,我们和大周在打仗,都反去请他们的神医过来控制瘟疫。

萧拓道:“你这算哪门子的坦言相告啊?都骗了我们过来才说,还有,我严重怀疑,即便我们治好了瘟疫,你们北漠也不会放弃战事,是不是?”

萧拓这话问到了点子上,因为,大家都看到祁王爷神色怔了一下,然后低着头不敢说话。

慕容桀真是火冒三丈啊,他这个摄政王是有多幼稚好骗啊?

这,按照寻常的逻辑,北漠经过这一次大灾难,死伤这多人百姓,且损毁了这么多的房屋,需要大量人手救援和重建,需要大批银子安置灾民和治疗瘟疫,北漠并不算特别的富庶,因为常年兴兵的缘故,国库是空虚孤独已久了,任何正常的脑回路,都不会选择对来帮忙的友国起兵。

子安也很生气,这简直是奇葩到了奇葩它祖先的地步了。

国内不安,还如此野心勃勃,这北漠皇帝真当他是三胖啊?

祁王爷的话,就像是一盘冰水,狠狠地泼在了众人的头上。

大家都怀着平息战乱,救治北漠百姓的热情前来,虽不说多伟大,但是一定是有大爱的,祁王爷一下子把整件事情的格调降下来,弄得他们现在只差像拿着破兜前来乞讨的丐帮弟子一样。

祁王爷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大家气得冒烟。

他说:“大家先稍作休息,小王先入宫禀报皇上。”

苏青瞪大眼珠子都掉下来了,“你说什么?连朝文馆都不让我们住?”

北漠是朝文馆,是专门招待外宾的,当然了,也只有级别高的外宾才能入住。

但是,一个摄政王,一个王妃,另外两个也是将军,至于柔瑶和陈柳柳,也非等闲门第的人,入住朝文馆,已经是为朝文馆擦亮了招牌了。

他们还想怎么地?怎么……地嘛?

祁王爷脚步抹得很快,怕再听到他们抱怨生气的声音。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