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确定这是安公主,才纷纷见礼,安公主也一一见过,难得的是她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

安公主确实是没有架子的,她甚至只是把自己当做普通人家的女子。

“公主一眼就认出了本王?”入座之后,慕容桀才略微诧异地问道,

“夜香王,是你弟弟吧?他现在人在哪里?”安公主问道。

“……夜王,死了。”柳柳代替慕容桀回答,神色忧伤。

萧拓看向安公主,又看了看柳柳,附在她耳边轻声道:“你撒谎时候的神情很自然啊。”

柳柳身体僵硬,脸部僵硬,只当听不到。

安公主冷冷地笑了,“死了?如果是真死了,那死得好啊。”

当时夜王让大家告知安公主,说如果安公主问起他来,就说他死了,当时大家都觉得是情债,可如今看来,安公主不像喜欢他的啊。

子安直接问了,“不知道夜王和安公主之间有什么恩怨呢?公主这般恨他入骨。”

安公主咬牙切齿地道:“这厮,骗了本宫一百两银子,从来就无人能从我手中抠出银子的,你说我能不恨他吗?”

“啊?”

大家面面相窥,这算什么事啊?一百两银子的事情而已吧?怎么要弄得你死我活似的?

苏青连忙拿出一百两银票,“公主,这是鼎丰号的银票,您可以在北漠的鼎丰号兑换。”

“北漠还没有鼎丰号呢。”萧拓拍了一下他的手。

“不必,那一百两银子,他早就还给我了,如今不是一百两银子的事情,而是让人知道他从我的手中骗走了银子,我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所有人都知道,她安公主的银子是只进不出的,这么多年的功力,被他夜香王破了功。

众人想起夜王说安公主的时候,大家猜测是情债问题,他还沾沾自喜不予否认,都不禁想,脸真是大,哪里是什么情债?分明就是钱债。

这提了点闲话,安公主显得很生气,可说正事的时候,确实正如夜王所言,她义不容辞地帮忙。

他们是来治疗瘟疫的,但是北漠的百姓压根不知道他们来了,皇帝也一味晾着他们去另做打算,所以,子安跟安公主说,希望她能制造舆论压力,第一,要百姓知道他们来了;第二,要北漠皇帝亲自请他们去灾区治疗瘟疫。

进入灾区,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朝廷已经派了人前往疫区,要这些人听她的话,且配合她的研究和治疗,她就一定要得到北漠皇帝的旨意。

安公主听了子安的话,如实告知,“疫区的事情,本宫已经做过调查,器城,罗县,安城三个地方,是疫症最严重的州县,但是不意味着其他地方没有,不仅如此,除了瘟疫之外,如今老鼠横行,啃咬尸体再去咬人,本宫虽不懂得医理,却也知道这样会传染疫症,总之,疫症比之前更多了一种传播的途径,对我大周百姓,是大大的不利。”

“皇上是如何打算的?”慕容桀问道。

安公主冷笑,“在他看来,百姓的生命,是他走向霸主的台阶,垫脚石。”

“真狠毒!”萧拓想也知道,北漠皇帝会怎么对待这些患有疫症的病人。

想要彻底消除这种病毒,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怀疑染病或者是已经染病的人,全部烈火焚烧。

人死了,疫症自然就没了。

只要他能入侵大周,以后,大周的百姓,也就是他的国民。

霸主,是从来不计较几条人命的得失。

最重要的是,如果皇上是有这个打算,如今疫区内,帮助这些灾民的,不是大夫,而是官兵手上的刀。

“安公主,疫症我会尽力而为,但是,这两件事情,你得帮我办好。”子安立刻道。

“行,你们先回去等消息,明日,本宫保证,所有人都知道你们带着大周皇帝美好的祝愿而来。”安公主笃定地道。

子安从没见过这么爽快的女子,顿生结交之心。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