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置完侍卫,镇国王爷友好地和慕容桀寒暄,说的话不着边际,但是,字字透露着优越感。

寒暄过后,话题一转,问子安,“王妃,对疫症可有什么头绪?”

“有一些的。”子安道。

“有什么头绪?有什么进展?”镇国王爷看着她问道。

子安知道他要探知病情,也知道他要探知方子的进展,但是,岂可让他知道太多?

遂道:“如今所知道的,是疫情传播的途径,可经过空气,呼吸,唾沫,皮肤伤口接触等途径传播。”

“呼吸?”镇国王爷神色微变,“你是说,这些病人呼吸的时候,也会传播疫情?”

“没错,所有苏大人选择隔离是对的。”子安道。

镇国王爷冷笑,“若是呼吸都能传染,岂不是人人都会感染?”

看来只是不学无术之徒,空有其名。

子安却一本正经地道:“没错,若是有病人和王爷说话,王爷抵抗力差一点,也会被传染。”

“那方才我们所在的西区,是安置病人的地方,他们在里面呼吸,透出来的气也有病?”

问话的是北漠的方丞相,他是和镇国王爷一同前来慰问疫区病人的。

“可以这样理解。”子安道。

方丞相只觉得不可思议,“若是这样,北漠岂不是会遭受大灾难?”

“没错。”子安言简意赅,就是不透露太多的信息,甚至,连是什么疫症都没说。

镇国王爷自然是不信的,疫症虽然在灾区爆发,但是现在死亡的人数也不是特别多,而且染病的人也不是特别多,至少,这木寨之中,几千人口也只是染病几百人。

镇国王爷并不知道,染病的这些人,在木寨来说百分比也很高了,是百分之十以上的人染病。

“那如何治疗?方子可有了?”镇国王爷问道。

子安道:“已经有些头绪了。”

“只是有头绪?王妃进入疫区,也有三天了吧?”镇国王爷提高音量,显得很不悦。

“不如王爷问问那些在疫区的大夫,疫区爆发至今有半个月多了吧?他们可找到什么头绪了?”

镇国王爷眸子扫过惠民署的大夫,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低头,然后怨恨地看着子安。

“那王妃预算,什么时候可以研制出方子来?”镇国王爷耐着性子问道。

子安想了一下,“不能说准确的日子,一两天不定,三四天不定,七八天也不定的。”

镇国王爷笑了,笑得又放肆又冷漠,“王妃在糊弄本王呢?”

“王爷这么认为?”子安皱眉。

“难道不是吗?能不能治疗,你在接触病人的时候便知道了吧?能不能研制出方子来,都三天了,还没个定论,王妃不是在糊弄本王是什么呢?”

慕容桀闻得此言,冷笑了一声,“王爷说这话,让本王觉得这北漠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地啊。”

才进入疫区三天,就要方子,没有方子就是在糊弄,简直笑话。

接下来镇国王爷问任何的话,子安都三缄其口,甚至,最后说要看病人的进展,离开了。

子安走了,便剩下慕容桀与镇国王爷对话。

两位霸者,对话自然是围绕战争。

例如,北漠和大周这一场战争。

“摄政王,本王一直十分好奇,你们大周如今兵力严重不足,但是你们也敢兴兵来犯,莫非你们大周皇帝,竟是个糊涂蛋?”

慕容桀转动着手里的指环,扫了苏青一眼,他不屑回答这个问题。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