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停止了战争,但是,慕容桀和镇国王爷都知道,他们的战线,正式拉开了。

这是一场北漠主战派和主和派的战线,只是主和派加入了慕容桀这个外来人士。

镇国王爷回去的时候,生气地对方丞相说:“慕容桀这个乡巴佬,气焰太嚣张,在我北漠的境内,说话半点客气都没有,莫非真以为本王不敢动他?若本王动手,他死无葬身之地。”

方丞相却沉默了,他知道,慕容桀今日不算张狂,作为北漠的丞相,也是主战派的首脑人物,他对慕容桀自然有过一番调查。

此人手段不说残毒,也不是特别的狠,但是,做事十分到位,是武夫一个,却擅长阴谋算计,阴谋布置得是滴水不漏。

在大周,他任摄政王期间,大力整治贪污官员,手段高明,一拔一连串,就连大周皇帝都没有这样的手段和魄力。

帝王者,魄力是很重要的。

“怎么?你也觉得那乡巴佬能折腾点水花出来?”镇国王爷不悦地看了方丞相一眼。

方丞相手指敲着大腿,道:“王爷,慕容桀不容小觑,还是小心应对好。”

“他在我北漠境内,能做什么?你就是净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镇国王爷不高兴地说。

方大人摇头,“不,王爷,本官这话倒不是长他人志气,您方才看到夏子安和慕容桀的神色吧?他们对疫症,似乎是胸有成竹的,一旦他们治愈了瘟疫,那么,在北漠他就有一定的声望,不要忘记秦舟大将军的家人,如今也染了瘟疫,如果慕容桀夫妇救了秦舟大将军的家人,秦舟大将军那边,会不会……”

镇国王爷眯起了眼睛,这倒是值得担心的。

秦舟这人,很重视自己的家族,如果说夏子安真的研制出药方治好了她的家人,她或许真会念点情分。

女人真是麻烦,是万不能让秦舟心软。

他想了一下,揪住缰绳停了下来,招呼侍卫上前,“这里主事的那个人是不是叫苏沐?你今晚带他来见本王。”

“是!”侍卫应道。

慕容桀下山之前,子安终于确定了病情。

之前已经有所怀疑,但是因为接触的时间短,这个病又极为凶险,她不敢随便下定论。

但是,方才看到一个西区一个病人死去,她知道,自己的诊断应该是没有错了。

这个病,靠她一个人,压根没办法。

“我希望自己的判断错误,我怀疑是鼠疫。”

“鼠疫?”慕容桀没听过鼠疫,“你是说,这是老鼠带给人的病?厉害吗?”

“文献记载,全球……几个国家加起来的文献记载,曾爆发过三次大型的鼠疫,死亡人数加起来,是我们几个国家加起来的人口总和。”子安沉重地说。

“这么严重?”慕容桀怔了一下,“之前你不是说只是寻常病毒吗?”

“不,不是,”子安显得很忧心忡忡,“当时我不敢随便确诊,因为,我所接触的传染病不多,但是,经过几天的观察和用药,加上死亡人数的攀升,各种症状加起来,鼠疫的可能性很大。”

“天啊!”慕容桀不禁骇然,“这么严重?这鼠疫没办法治疗吗?这老鼠传染的病怎么就这么厉害?”

听他这样说,子安可以断定,无论是大周还是北漠,应该都没爆发过鼠疫的。

这是一种毁灭性的传染病。

鼠疫可以通过呼吸传染,所以,西区被隔离开,子安很赞赏苏沐的做法,如果不是他早划分区域,木寨的人已经死了过半。

当然也不是说接触到鼠疫病人,就一定会感染,这得看抵抗能力。

但是,总的来说,传染性极高,也极为凶险。

全球曾经爆发过三次大流行鼠疫,第一次是在六世纪,起源于中东,当时几乎所有国家都感染了,造成一亿人口的死亡。

第二次,是十四世纪,那一次也造成了大量人口的死亡,不下于第一次。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