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惠民署的人襄助,惠民署可发出卫生令,子安要求惠民署的祝大人下令全国灭鼠,且给了一个方子,让全国的百姓都用这种方子,不管是有病还是无病的人,不管是疫区还是安全区的人。

祝大人一点都不配合,“你这不是胡闹吗?有病的人服药就算了,你还要没病的人也服药?”

“皇上说让你们惠民署全力配合我的一切医治行动,这就是我做的第一步,如果你不做,你自己入宫请罪。”子安严肃地道。

祝大人很生气,“皇上是要惠民署配合王妃的治疗行动,而不是胡闹,你让本官下令,也得合情合理啊?这没病的人服药做什么?”

“防止传染。”

“喝了这个药,就能防止传染?”

“不是一定可以,但是,有一定的预防作用。”

“不,本官不能这样做,王妃自己入宫请旨吧!”祝大人说,这道命令下去之后,那就是一个笑话,莫说同僚会取笑他无知无能,百姓都会指责他瞎折腾。

在全国喝这种药,得花多少银子啊?如今国库空虚,这摄政王妃是要耗尽国库的银子吧?

祝大人压根不信大周来的人,大周和北漠是敌对关系,他们怎么会真心帮忙?

子安看着他的背影,知道他是主战派的人,深感无奈。

如今能帮上忙的,只有安公主了。

“柳柳,今晚看见苏大人了吗?”子安回屋问柳柳。

柳柳道:“下山了。”

“下山?”子安一怔,“他接触过西区的病人,不能下山的。”

镇国王爷他们上山的时候,因为当时子安还不敢确定,所以,放了他们下山。

不过幸好是他们没有接触过西区的病人,应该无碍。

“是什么病?确诊了吗?”柳柳问道。

子安想了一下,“你把柔瑶和伶俐叫过来。”

“好!”柳柳见她神色凝重,也不敢耽误,马上便去叫人。

四人坐下来之后,子安跟她们说了自己的诊断,也把这个病情的凶险说给了她们听。

三人听后,都大为骇然,她们压根没想到,这么严重。

“那……怎么办啊?会死很多人吗?会大爆发吗?”柔瑶惊恐地问道。

“不知道,希望不会,但是在灾区,已经有多发的情况,如今没有及时控制,大爆发会出现的。”

“我们该做什么?我们要走吗?”伶俐冷静地问。

“不,不,不能走,先不说其他,我们都接触过病人,不能走的。”子安伸手压了一下,“想个法子,通知安公主,把我的方子拿下去,让大家都服用。”

“你有方子可以治愈?”柳柳眼底顿时一喜。

“不,这个方子不能治愈,只是增强一下抵抗能力,且清热解毒,灾区,需要进行大面积的消毒,杀灭老鼠跳蚤等等传播病源。”

“但是我们不能下山,如何找安公主?”柔瑶问道。

这是一个问题,之前没确诊,还说能派人下山,可如今都确诊了,她们三人都不可下山,这里的人都不可以下山。

还有,惠民署那些大夫,也不能走。

鼠疫的潜伏期,是两天到八天,要下山,必须要隔离八天左右。

但是,八天之后,外面是什么情况?

谁都不敢说。

苏沐当晚就回来了,他回来之后,子安去找他。

“王妃,有什么事吗?”苏沐脸色有些苍白,见子安进来,他连忙就站了起来。

“苏大人,你有办法可以联系到公主吗?”子安问道。

苏沐点头,“可以的,下官明日可以下山,只是,王妃找公主有要事?”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