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听到他这样说,略放了心,“好,我现在去写方子,你想办法把方子送下山去,最好不要你自己去,有飞鸽传书的话,用飞鸽传书吧。”

子安知道镇国王爷来的时候,留下了一笼鸽子,用以迅速禀报消息的。

“好,下官知道了。”苏沐回答说,但是,他心里却说,万万不能通知安公主,安公主如今是深信了他们的。

苏沐的心情很复杂。

因为,在这之前,他其实很敬重摄政王妃。

他还曾经以为,大周和北漠,会有可能和平共处的,因为他看见了摄政王夫妇的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忽然很生气,生气自己被蒙蔽了。

他决定亲自下山,去找镇国王爷。

他立马去找子安拿方子,拿到方子之后,便下山了。

去到镇国王府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早上了。

镇国王爷还没起床,他在廊前等着。

等了约莫一刻钟,镇国王爷便传了他进去。

镇国王爷刚洗漱完毕,还在梳头,但是见苏沐一大早就来了,知道是要紧事,便让他进来。

“下官参见王爷!”苏沐上前行礼。

“免礼,有什么事?”镇国王爷看着铜镜,眼角余光扫过苏沐的脸。

“回王爷,昨天下官回去之后,摄政王妃跟臣说,这疫症叫鼠疫,会大幅蔓延,甚至会蔓延到其他国家,且她让下官通知安公主,让安公主把药方放出去。”

“药方?”镇国王爷眼睛一亮,“她有药方了?”

“这药方不能治愈瘟疫,说是增强什么抵抗力之类的,喝了之后,也不是说不会染病,就是减少染病的可能性。”

镇国王爷一阵失望,命人停止梳头,转头看着苏沐,“什么方子?你拿到了吗?”

“拿到了,在这里,除了方子之外,还有一封给安公主的信。”苏沐把方子从袖袋里取出来,呈上去给镇国王爷。

镇国王爷打开方子看了一下,看不懂。

然后,他把信递给奴才,“念!”

奴才接过来,打开便念了,“安公主,情况紧急,请务必让皇上把这方子公告天下,这方子虽不能治愈疫症,却能减少疫症感染。”

“就这么点?”镇国王爷皱起了眉头。

“回王爷,没了。”

“没头没尾的,也没说是什么病,这方子用来做什么也没说,就这样发给安公主?”

苏沐道:“回王爷,摄政王妃说,这病叫鼠疫,曾经造成很多人死亡,且史上也有记载,曾有三次大爆发,每一次爆发,都祸延了几个国家。”

“鼠疫?”镇国王爷冷笑一声,“本王压根没听过,这话编得太没水平了。”

“王爷,这方子,您看着要不要交给安公主或者皇上,下官得先回去了,她说下官接触过病人,不可下山,下官是瞒着她下来的。”

“嗯,你去吧,有什么消息,记得马上来报。”镇国王爷道。

“是,下官告退!”苏沐退了出去。

镇国王爷拿着方子斟酌了一下,然后道:“找个大夫来。”

“是。”奴才领命出去。

大夫看过方子之后,道:“回王爷,这方子,连翘,柴胡,葛根,生地,当归,赤芍,桃仁,红花,川朴,甘草,苏木,石膏,共12味药,加起来是一个活血解毒的方子。”

“无毒?”镇国王爷问道。

“无毒。”

镇国王爷觉得奇怪,本来他怀疑这方子会产生毒性。

可若没毒,又不能治愈疫症,夏子安为什么要让这方子传出去?

这不是无用功的事情吗?

打发了大夫去,他把方子藏在袖袋之中,进宫了。

问了御医之后,御医说的话和大夫的大致相同,但是也有补充,“这药方其实用得巧妙,一般瘴气毒气产生的疫症,用这方子是极好的。”

“那这方子于这一次疫症毫无帮助吗?”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