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闲聊,但是子安却上了心。

北漠的药材业真的不发达,医术也很落后,北漠很多地区现在还用巫医,甚至有人觉得,生病了做一场法事驱邪就会好。

但是,要北漠皇帝求助大周购买药材,只怕不容易。

虽然没来往过,子安从他的种种决定,认定他是一个只有野心而没有爱民之心的皇帝。

这样的皇帝,是抹不开面子的。

尤其,他一直把自己摆到高高在上的姿态,怎会求助大周?之前去大周找安然王爷,也是迫于压力,因为要开战,就得先平息百姓的怒气。

可大周也不可能自动伸出援手,老太君更不会。

要做到真的重视这一场瘟疫,主和派就得压住主战派。

子安想起老七,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

而且,挑衅主战派,人身安全也会受到威胁。

自打成亲以来,他们总共就没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心思还得转回来,把方子给捋顺了。

金钥匙,金钥匙是关键啊。

但是,金钥匙到底是什么药?

“柔瑶,有些药是有别称的,你想一下,会不会有些药的别称是金钥匙?”

柔瑶想了一下,摇头道:“我不知道,也想不起来有什么药材的别称是金钥匙,不如,去问问惠民署的那些大夫。”

“也行,我出去问问。”子安道。

伶俐生气地道:“那些大夫,来到疫区,什么都不做,跟个大爷似的,一看就是来跟我们作对的。”

柔瑶实在很不理解,“这些大夫为什么都不治病救人呢?就不怕有人回了皇上吗?”

“他们若能治疫症,早就治了邀功,就是知道治不了,不想动手也不想沾染病人,免得自己也被传染了,这种人,不配做大夫。”伶俐哼道。

子安站起来,道:“惠民署的大夫,是隶属朝廷的,虽说服务百姓,却混迹官场中,变得圆滑自私,是肯定的,那些真的想治病救人的大夫,只怕在惠民署也出不了头。”

她走出去,“也管不得那么多,先问问吧。”

子安走出去,走到东区那边,惠民署的几个大夫都在那边晒草药,这是他们“力所能及”的功夫了,在木寨,这些人神憎鬼厌,但是因为他们是朝廷派来的,百姓心里虽憎恨厌恶,却也不敢不敬。

子安走过去,问道:“打扰一下,请问大家有没有听过金钥匙这种药材?”

那些大夫抬起头,漫看了子安一眼,其中一人淡淡地道:“金钥匙?金子吗?药材哪里有叫金钥匙的?王妃该不是要弄些什么难题来为难我们吧?”

子安见他傲慢嘲讽的脸就来气,但是为药方计,也暂时只能忍下,“不是为难你们,只是我忽然想起,我师傅说过,有一道药方是可以治愈鼠疫的,这药方有一味关键的药叫金钥匙,我又不知道是什么,便特意来请教一下诸位。”

那些大夫都哄笑了起来,方才说话的那人站起来看着子安,“王妃是在说笑吧?你是神医,你都不知道,我等怎么会知道?而且,这所谓金钥匙,是不是药名,真没人知道。”

这位大夫说话的口吻特别古怪,讽刺中带着调笑,一句话里面说了三个知道,但是每说一次知道,就总要拉长尾音,这嘲讽的意味,莫说子安了,便是村口那条狗都能听得出。

子安不怒反笑,“好,不知道是吧?行!”

她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一阵哄笑。

伶俐在对面看着,脸色震怒,子安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去了南区。

伶俐也转身回房间,没多久,一个身穿粗布衣裳的男子从她房间里走了出来,此人打扮和村民无二,面容也极为平凡。

他直接走向东区,走的时候,路边有一条木棍,他随手就抡了起来。

那些大夫又坐下来晒药,太阳都没有,他们还是在晒药。

“李兄,你刚才说话可真是好笑啊,你没看那摄政王妃,气得脸色都青了,却也不敢冲我们发脾气,真是解恨啊。”

“可不是吗?说是温意大夫的弟子,也只能是哄哄那些无知村民了,温意大夫都不知道死了多久,她才多大啊?竟敢说是温意大夫的弟子,这脸皮真厚。”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