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桀继续搂着她的肩膀,“那有营帐吧?去你的营帐,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子安踹了他,打他,愣是像牛皮糖一般缠着。

子安生气得要紧,“滚,我得煎药去了。”

“叫苏青和萧拓去。”慕容桀努努嘴,“那边不是一大群人在忙着吗?你伺候本王就够了。”

说罢,拉着子安便进了帐篷里。

一进去,便是抱着一顿热吻,这般主动热情倒是头一次,可见这心着实虚得紧。

吻完之后,他才解释道:“那两个女人,是秦舟故意送来膈应本王的,本王发誓,除了碰了一下她们的腰,便哪里都没碰过了。”

“有人自动送上门,你也会错过?”子安哼道。

“那也得看质素是不是?夜叉也要吗?起码得比你漂亮才行。”

子安眯起眼睛盯着他,“是不是有比我漂亮的送上来,你就会心动?”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不过,你也不必担心,这世间怕是找不出有比你更漂亮的人了。”

子安乜斜了他一眼,“还懂得贫嘴了啊?变化真大。”

“这是甜言蜜语,苏青说女人都爱听。”尤其是如果做错事了,多说几句对赦免罪行有帮助,他也不是真想要搂她们的腰啊,只是她们坐上来,那轻纱看着料子很好,就摸了一下。

子安恼怒,听萧拓形容得极为活色生香,不穿衣服就披了一件透明的轻纱,秦舟这是想干什么啊?

“好了,不生气了,跟你说正经事。”慕容桀端正神色,严肃地道。

子安恨恨地道:“以后回到家才慢慢地收拾你。”

夫妻两人,先是把最近的消息互相交换了,然后,说了各自的计划。

慕容桀逗留的时间不长,亲自跟子安这边接触过之后,便又匆匆下山了。

临走前,慕容桀走到秦舟的面前,摇摇头,“想挑拨我们夫妻感情?幼稚!”

慕容桀比秦舟高一个头,气势完全碾压,秦舟却只是冷然一笑,“是吗?”

慕容桀剑眉飞扬,掩盖不住的春风得意,带着苏青和萧拓扬长而去。

秦舟气打一处来,“本将迟早要你哭。”

子安依偎在树旁,闻得此言,笑道:“好啊,我等着。”

“女子都爱吃醋,你不吃醋吗?”秦舟没好气地问,她是女子,可真对女子了解不多,但是见高门大户里的女子不是每日斗个你死我活吗?

子安走过来,辣辣地说:“当然吃醋,但是,正事要紧。”

秦舟想起她吩咐阿景去办这事儿的时候,阿景看她的眼神,觉得她有些傻,如今想想,还真是。

她恼羞成怒,“有你哭的时候,那两个女子,比你漂亮多了,慕容桀和她们日夜相对一定会生情的。”

子安嫣然一笑,眉目生情,凑近秦舟,“是吗?确实很多人觊觎我男人,大周也不少,你这般起哄,该不是也对他动情了吧?”

秦舟一怔,随即大怒,“你胡说八道!”

“哈哈哈!”子安大笑起来,“还恼羞成怒了?莫非真叫我说着了?”

秦舟瞧着她活跃的面容,悻悻地道:“闭嘴。”

“说中你的心事?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想太多了,他虽欣赏你,却也不会喜欢你的。”子安笃定地说。

秦舟盯着她,忽地伸手拉住她的手臂便往自己的身前拉。

然后,她有片刻的怔愣,继而快速停下来,推开子安,大步转身离开。

子安怔了一下,“你还想打我?”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