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却道:“不,不是这件事情,我想问你,大周和曹后来往的人是谁?是不是宜贵妃?”

秦舟道:“你既然知道,何必问?”

“只想证实!”子安心头咒骂了一声,还真是那碧池。

秦舟瞧了她一眼,见她眸子里蕴含着薄怒,却隐忍不发,本来她没有八卦之心,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宜贵妃,和你有仇吗?”

子安瞧了她一眼,有些意外她这样问。

她这样问,是不是意味着对自己已经完全信任?否则,不会说有仇。

子安不想把大周的家务事告知她,只是淡淡地说:“有才能的人,多半会惹人嫉妒。”

秦舟笑了,开始只是轻笑,继而哈哈大笑,笑声十分爽朗,清越。

子安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好了,你笑什么啊?”

秦舟好不容易止住大笑,“本将竟不知道,你是这般自傲的一个人。”

子安额头落下黑线,说自己有才能,只是敷衍的话,不想回答她的问题,她还听不出来啊?

这秦舟,也是傻里傻气的。

子安忽然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越有本事的人,其实在日常生活或者是待人接物上,都是比较傻,比较轴的。

不过,秦舟往日板着脸,看着十分严肃冷峻,忽然见她笑开,眉目飞扬,这笑容搭配今天这一身青萝宽袖锦缎长袍,竟叫人觉得有几分鲜衣怒马的青春贵族气息。

好吧,她都觉得自己的形容词有点问题,但是,就是这种矛盾的视觉效果,让她觉得秦舟有些不一样,和往日不一样。

秦舟本是笑着的,忽然见她定下来盯着自己看,不由得问道:“看什么?”

她翻身下马,走到树底下坐下来,取出干粮。

子安也下马,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来,忽然搂住她的肩膀,装作熟稔地说:“大将军,你可有意中人?”

秦舟是有吸引力的,柔瑶的话再一次在她心头回荡,子安第一次使出对情敌外交手段,就是刺探敌情。

秦舟却陡然变脸,一手掰开子安的手腕,用力一扭,面容狰狞地道:“放开本将,你想说什么?”

子安被她的举动吓住了,挣脱她的手,“不就是聊聊天吗?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没有就没有。”

秦舟恶狠狠地道:“你是不是也认为本将身为女子,就该嫁人?如果不嫁人就是怪物?”

子安揉揉手腕,“有人这样说过你吗?你别多心,我没有这个意思。”

这女人心理阴影这么大,怕是一直被人说了吧?

秦舟抿住薄唇,面容像是笼了一层寒冰,干粮也不吃了,冷冷地道:“赶路!”

说完,翻身就上了马。

子安嘀咕道:“神经病!”

两骑快马,一前一后地下山,披风飘飘,林中,有鸟雀惊起,却更显得山中寂静无比。

纵然从地形图上知道御兽园有多大,但是,当两人栓好马,潜到御兽园的时候,子安心里还是震惊了一下。

她们所在的方位,是御兽园的西侧门,两边是两道固若金汤的围墙,只是这围墙已经这般气势磅礴,进去了还得了?

秦舟带着她轻身飞起,落在琉璃瓦顶上,月光很好,极目看去,只见琉璃鸳鸯瓦层层叠叠,朱漆大红牖隐隐可见,赤柱拔地而起,园中殿宇不说,便是触目可及的院子,奇珍异卉无数,花香一阵阵飘过来,深深呼吸一口,便叫人觉得心旷神怡。

“民脂民膏啊!”子安震惊之余,不禁说了一句。

“你不懂得轻功,在这里等着本将,本将先去探一下巡防和站岗。”秦舟方才带她上来,便知道她不懂得轻功,若跟着她去的,便无法脚步轻缓,这里的侍卫,都是大内高手,稍有不慎,便会被人发现。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