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和慕容桀心里头都暗叫了一句,好险!

没时间总结经验,必须要马上分派人手。

好,人就那么几个,幸好是近京中,苏青可以回去调动人手。暗卫一律调动过来,且刀老大一直心动想出任务,这会儿,便有他的份儿了。

夜王趁夜来了,听了北漠的乱局,他毫不客气地指责七哥七嫂,“你们太大意了,楚敬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人?这些年,他躲在曹后和镇国王爷的后面,隐忍甚深,若手上没有几分权术和底气,怎能安坐龙椅这么久?他的底气,是秦家,不是秦舟,你们都被他愚弄了。”

慕容桀和子安双双惭愧地低头,日了狗的楚敬!

安公主闻言,冷冷地道:“是吗?说得倒是透彻,只是听闻当初你也上了他的当,差点卸下一双胳膊才走的,若不是本宫相救,你如今就是……嗯哼。”说完,淡淡地瞟了一眼他的双手。

夜王恬不知耻地道:“那是因为我知道公主会出手相救,我最后不也全身而退吗?说到底是我人脉足够,你们带这么小猫三几个便想撼动楚敬的江山?真是笑话!”

“够了!”慕容桀恼羞成怒,说他一句可以勉强忍着,一而再再而三便不能忍,“这本来就是北漠的事情,谁知道那秦舟这么不中用。”

子安不禁为秦舟辩解,“这倒是和秦舟无关,她只是武将,脑子简单……单纯,被自己的太祖母利用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嘛,而且,谁知道那老太太一向正义,却如此腹黑歹毒呢?”

子安来古代之后,发现女人越老越不简单,从相府老夫人到贵太妃,还有太皇太后,如今再出一个秦老太太,真是……不如打麻将吧。

加上老太君的段数,还能从旁买个马什么的。

慕容桀听得她为秦舟辩解,黑着一张脸,眯起眸子透出寒光,“是吗?早知道就按照本王的方式,让龙老将军笼络主和派相逼,总好过这么贸贸然出手,反倒是中了楚敬的计。”

萧拓道:“我倒是觉得,那楚敬就是知道王爷要联合主和派的人相逼,才会让秦老太太出手逼镇国王爷逼宫的,或许,秦舟身边一直都有奸细,我们的决策和行动都被对方知道,如今想想,秦舟他们进入御兽园取粮食和拿药,怎么就那么容易呢?死伤也不过十几人。”

“奸细之前不是找出来了吗?不过……”柳柳想了一下,看着子安,“我们为什么会认为,奸细就一个人呢?”

子安顿时感到挫败,之前成功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了,只剩下被人愚弄的愤怒。

是的,为什么就认定奸细只有一个人呢?

夜王虽然很喜欢看到人家吃瘪的表情,但是,事关重大,如今大周已经全面退兵,要通知萧枭再整顿军士奔赴之前占据有利位置,怕是不可能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相助秦舟,识破楚敬的阴谋,让他从此永远地在那个位置上退下去,死无葬身之地就最好了。

商议过后,慕容桀问夜王,“如今京中情况如何?”

夜王笑了一下,“精彩!”

“精彩?如何精彩?捡重点说!”慕容桀微愠。

“首先,”夜王一本正经地清清嗓子,“恭喜你多了一位嫂子,咱皇帝哥哥立了后。”

“母后去了还没一年,他就立后?”慕容桀眸色里迸出一丝冷然。

“没错,这位皇后着实手段强悍,不过接过凤印半月,后宫便被她整顿严严整整。”夜王讽刺地道。

“新后是谁?”子安问道。

夜王道:“胡家的嫡长孙女,胡欢龄,胡欢喜的堂姐。”

众人啊了一声,子安觉得脑袋都大了,胡家也牵涉进来了?

“胡老爷子为什么会同意这门亲事?而且,皇上立一个商贾之女为后,这实在是……”苏青皱眉。

皇后身份尊贵,必定要出身大家,最好是世爵或者是重臣之女或孙女,商人就算富甲天下,地位总归是低下的,怎能为后?

子安淡淡地道:“容得了胡老太爷不同意吗?那是圣旨啊,谁敢违抗?”

夜王点头道:“没错,立了后,还册封了一位贵妃,孙芳儿。”

这个,大家倒是可以预料到,只是,孙芳儿到底是南怀王的没过门媳妇,他强抢弟弟的媳妇,皇上如今是半点脸面都不要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