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伶俐也进来了,进了正厅,对子安微微点头。

杨嬷嬷上前道:“王妃,既然都不承认,不如,逐家搜查,到时候,凭赃物说话。”

子安道:“倒是个好主意,空口无凭,也怕冤枉了诸位,毕竟,你们都是奉旨出来王府,本妃总不能冤枉了你们。”

梁嬷嬷顿时警觉了,她半个身子都靠在黄嬷嬷身上,却仍挑了一下眉,“奴婢认为不必要,不如王妃先说说您丢失的是什么?奴婢们四处去找找,兴许能找回来。”

杨嬷嬷走出来,报说:“王妃丢失了一串红珊瑚手钏,一条沉香木佛珠,翡翠镶嵌宝石步摇两根,八宝流云簪一根,翡翠手镯两个。”

梁嬷嬷道:“既然如此,奴婢等四下找找便是。”

她心里有预感,这些东西一定在她们的房中,王妃是想栽赃嫁祸。

子安也不反对,道:“伶俐,跟着她们四处找,找不到的话,便逐个房间搜。”

“是!”伶俐应道。

梁嬷嬷见只吩咐了一个侍女跟她们去找,也就放心,想着她们这么多人,便弄不掉一个侍女么?

子安看着她们出去,嘴角挽着淡笑,又重新端起茶,问道:“饭菜好了么?”

“王妃,早就做好了,只等您有空吃呢。”王俊笑着说。

“饿了,快上。”子安眉开眼笑。

吃饱了,才有力气跟皇太后斗啊。

皇太后叫了这八个人来,便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好震慑她。

她便不妨敲山震虎,悠悠地送回去。

北漠地处偏寒,饭菜多放辣子,子安虽说喜欢吃辣,也不甚挑食,但是顿顿辣着实让胃部吃不消。

如今吃回家里的饭菜,觉得无比的满足。

人所求,真的不多啊。

正吃着,伶俐便拿了人回来,只是这一次,几个婆子的脸上都有手指印痕。

伶俐用力一推,便骨牌效应般全部倒下,伶俐怒喝,“跪好!”

梁嬷嬷跪下来,却扬起一张精彩的脸愠道:“王妃何必这样耍奴婢?若要处置,您是王妃,尽管处置便是,便是叫奴婢们去死,奴婢们也不敢不去啊,弄这些把戏,不免叫人笑话。”

伶俐一脚踹过去,恨恨地道:“拿了赃你还敢这么嚣张?这些东西,可都是在你的床底下搜出来的,王妃才刚回府,连你们住哪里都不知道,如何陷害你们?至于府中的下人,方才你不也看见都在这里么?”

梁嬷嬷被伶俐踹了一脚,当下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哭,“太后啊,奴婢愧对您啊,您让奴婢来伺候王妃,奴婢不讨王妃喜欢啊,奴婢有罪!”

伶俐发了狠,蹲下便给了她几巴掌,“哭,你尽管哭,看皇太后能不能来救你?我便不信,皇太后为了你这么个狗奴才,跟王妃翻脸。”

梁嬷嬷被打得晕头转向,竟伏地一趴,就晕了过去。

伶俐哪里能放过她?一手揪起她的头发,“装晕?你姑奶奶我行走江湖多年,哪里是你一个深宫老奴才能瞒得过的?”

梁嬷嬷被她弄得生死不得,只愤怒地道:“张嘴闭嘴奴才,你莫非不是奴才?”

伶俐冷然一笑,“你说对了,我还真不是奴才,我不入奴籍,不过是受王府驱使赚点银子花花。”

她站起来,一拍手,“来啊,先把这四个老奴才关押起来,另外那几个小丫头,送我房间去,瞧着细皮嫩肉的,老子心里不高兴,怎么也得把她们的脸给划了。”

四个丫头哪里经过这么恶毒的事?当下就吓晕了过去。

王府的人早就恨透了这几个老婆子,得令便急忙来拖,尤其对梁嬷嬷,更是下了狠手,一路石阶下去,挫得她屁股都得脱一层皮。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