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舟这会儿确实在朝文馆,她一连接见了十几位部下,安排好未来半年的事情。

北漠的武将,有这么崇高的地位,这是北漠皇帝捧起来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只因为要巩固军权,扩展疆土,满足自己的野心。

慕容桀这一次没有动用高凤天的力量,自己完成了救秦舟的事情,果然,此事便没有再出纰漏,所以,慕容桀也去信高凤天,告知他,身边有奸细。

第二天夜晚,高凤天来朝文馆,告知慕容桀,已经查出奸细。

奸细,不是皇帝派进去的,而是秦老太太派进去的。

高家是北漠武林的泰斗,出了这样的事情,高凤天自己也很自责。

他对慕容桀道:“若是我兄长在,怕是不会出这样的差错。”

“你兄长?”慕容桀竟不知道他还有兄长。

“是的,他比我聪明许多,也细心很多,高庄若是他当家,如今怕是天下闻名了。”高凤天显得有些惆怅伤感。

“你兄长如今在哪里?”慕容桀听得连高凤天都如此推崇的人,不禁来了兴趣,他一向爱结交有能之士。

“在南郡,洛亲王身边。”高凤天犹豫了一下,“他昔年因一些事情,和家父决裂,便一直离家不归,甚至,家父死的时候都没有归来。”

“洛亲王?叫什么名字?”慕容桀心中一动。

“高凌天,如今叫天机子。”

慕容桀不禁啼笑皆非,“原来是他。”

“王爷认识他?”高凤天微怔。

慕容桀点头,“不算认识,但是和他有过书信往来,他也要回京了。”

“真的?”高凤天看着慕容桀,眼底有些狂喜,但是努力隐忍。

“对,应该明日就到了。”慕容桀道。

高凤天难掩激动之情,喃喃地道:“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好歹去父亲坟前上香,父亲临死还惦记他。”

慕容桀对他们的家事不感兴趣,只是觉得如果天机子是站在秦舟这边,那么,北漠的事情有他和洛亲王在,那秦舟离开北漠之后,也不必担心太多。

便先叫他们在北漠跳跳舞,唱唱歌,关起门来,爱怎么闹就怎么闹,他只管带走秦舟,解决两国边疆的危机。

第二天晚上,洛亲王带兵进了京都,住在他以前的洛亲王府邸。

楚敬连夜出宫去见洛亲王,兄弟二人,自然少不了一番虚伪客套。

楚敬在洛亲王的们面前,痛哭失声,说如何被自己的弟弟和儿子出卖背叛。

若是往日,卖惨苦肉计是凑效的,但是,如今洛亲王虽然也挤出了两滴眼泪,但是,心底藏了仇恨,便怎么看他都觉得虚假。

楚敬是敏感的,他很快就发现了洛亲王的态度截然不同。

所以,他在卖惨之后,进入了正题,“你此次带了十五万兵马入京,是吗?”

洛亲王道:“没错的。”

“那……”楚敬瞧着他,如今虽然他化妆成为太监刘师,但是眼底的那一抹狡猾的光芒依旧没有削减,“这十五万,你是否都愿意交给朕?”

洛亲王淡淡地抬眸,瞧着楚敬,“皇兄您怎么会这样问?臣弟此番入宫,就是为了皇兄而来。”

“那,兵符……”

洛亲王快速打断他的话,“如今康平帝如何处置?”

楚敬对自己的话题被生生打断有些不悦,但是也耐着性子回答说:“那逆子,如今被朕下了药,他不敢乱来,若乱来,他性命难保。”

“既然如此,便不能叫他削了秦舟的军籍吗?”洛亲王问道。

楚敬摇头,“不能,即便是朕昔日也不能这样做,兵权在秦舟手中,兵符也在他的手中,若没有罪状,如何能服军心?反而会逼反秦舟。”

如今,他可冒不起这个风险。

洛亲王放了心,道:“皇兄,明日臣弟便入宫去见见这个逆贼。”

“你去见他做什么?”楚敬不悦地问道。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