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洛亲王便人入宫了。

康平帝没有早朝,所以,在御书房接见了他。

康平帝坐在龙椅上,面容苍白,太监刘师站在康平帝的身侧,与此同时,秦老太太也来了,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见洛亲王进来,也不过是微微欠了身,没有起身见礼。

洛亲王大步进去,单膝跪地,“臣楚权参见皇上。”

康平帝看着他,眼底露出憎恨之色,却也只能淡淡地道:“皇叔平身!”

自打秦舟入狱,他便不能再跟外界接触,一切由楚敬监视,拦阻,他只能按照楚敬的吩咐去做事。

他更知道,洛亲王和楚敬的关系有多好,只要楚敬说一句,洛亲王便会愿意为他赴汤蹈火。

“皇叔一路辛苦了,赐坐。”康平帝木然地说。

“谢皇上!”洛亲王扬了一下袍子,坐在了秦老太太的对面,对着秦老太太拱手,秦老太太依旧没起身,还是欠了欠身子。

洛亲王坐下来之后,看向康平帝,“皇叔,臣这一次回京都,一则是恭贺皇上登基,二则,是跟皇上讨个人情。”

康平帝嘴角含了一抹冷笑,“皇叔请说。”

他即便不知道,也能猜出昨晚楚敬去见过洛亲王,因为,昨晚楚敬出过宫,没在他身边监视着。

至于,这个所谓的人情,大概不知道是两人商议的什么诡计。

洛亲王道:“皇上,臣与王妃没有无所出,倒是昔日先帝送了一名侧妃给本王,这名侧妃生下一个儿子,名火儿,本王想把他归入正房,且以嫡子写在玉牒上。”

康平帝淡淡地道:“准!”

这意味着他以后都不会娶正妃。这些事情,他不理会,不过是个顺水人情,准了便是。

洛亲王伤感地道:“王妃死的时候,腹中已经怀有孩子,这孩子虽没能出生,但是,臣还是希望皇家玉牒上有他的位置。”

康平帝蹙眉,“只是,皇叔并不知道这孩子是男还是女。”

洛亲王笑了笑,看向楚敬,“刘公公,你说本王这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楚敬含笑道:“王爷,这些事情,如何得知呢?毕竟,孩儿还没出生。”

“是啊,还没出生,真是可惜了。”洛亲王有意无意地看着楚敬,自然,不会从他的假脸皮上看出什么来,只是,那双眼睛还真是坦荡荡啊,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秦老太太淡淡地道:“王爷,既然没出生,便是与王爷没有缘分,何必多此一举?”

她心下不悦,这洛亲王昨晚言明要她也入宫,说好要商议之后的事情,却一直缠着康平帝说这些没用的事情。

“若没有缘分,王妃就不会怀上这孩子,许多事情,不是天意,而是人为。”洛亲王把人为两个字说得很重,且意味深长地看了楚敬一眼。

楚敬心头突突地跳了一下,想起安公主,这丫头也是命大,连番派出杀手都被她逃脱。

莫非,当年她真的在恭妃的殿中,看到了一切然后又告知了楚权?

他兀自稳住心神,对康平帝道:“皇上,既然王爷有所求,皇上何不应了呢?”

他不想再纠缠此事,只想快点进入正题。

康平帝想起王妃,心里头黯然,皇婶婶是个十分亲切的人,对他也有过关照,便道:“皇叔与皇婶婶夫妻情深,那孩子虽没出生,却也是我楚家血脉,便写在玉牒上吧,因不知是男是女,不如,便以龙凤胎写上去。”

洛亲王站起来,然后缓缓地跪下去,“臣谢过皇上!”

洛亲王的下跪,叫三人都吃了一惊。

楚敬眼底明显不悦了,压根无需下跪,他跪什么?那都是面子上的事情,楚月心底都清楚的。

康平帝也是吃惊的,大家都在虚与委蛇,他……是什么意思?

“皇叔快请起,这是侄儿……朕仅能为皇婶婶做的,她……她昔日对朕也很好。”康平帝轻声说。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