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从她的自嘲中听出了伤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苏青的这份感情,只怕还得历练一下啊。

只是,苏青也不是肤浅的人,当日所谓的一见钟情,应该不是冲着容貌去的。

或许,他以前就见过伶俐?

子安想着伶俐的前生,也不禁想了自己的前生。

真的是仿若隔世啊,不过一年间的事情,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前生幸福吗?她也不知道,前生的生活便利,或许是幸福的,但是她拥有什么?她死了,或许为她伤心的人没几个吧?

亲人,没有,朋友,很少,战友……革命友谊是有的,但是大家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因为,她所在的不是普通的编制部队,而是特工,这特工二字,代表了两样东西,一样,危险,第二样,工作高难度。

两人沉默片刻,都各自沉思在往事中。

良久,两人都同时叹息一声。

然后,又同时相对一笑。

一笑,便淹没了一辈子。

有脚步声狂疾而来,梁王倏然掀开营帐的帘子把脑袋伸出来,“有人来了。”

子安和伶俐马上站起来,果真看到大金侍卫疾步而来。

“王爷,看到昭贵妃往东面走去了,已经有人尾随跟着。”

“我们马上过去!”梁王利索地穿好鞋子,对子安和伶俐道。

子安问大金,“她自己一个人吗?”

“是的,她自己一个人,抱着一个罐子提着灯笼,属下远远便见到她了。”

“走,果然是出来找毒物的。”子安立刻招手。

梁王吩咐大金,“你们远远地跟着就行,防备着不许其他人进来。”

“是,王爷!”大金领命,疾步而去。

三人提着灯笼,在黑夜的林子里飞快地走着。

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便见前面有微弱的光线。

子安嘘了一声,道:“你们两人先躲起来,我去跟她说就好。”

“怕不怕危险?她可是懂得用蛊毒的。”梁王道。

子安拍了一下刀疤索,“不打紧,我也有召唤毒物的家伙。”

伶俐和梁王寻了一株大树,躲藏好,便道:“行,我们躲在这里,这里看得清楚,也好防备有没有人跟着过来。”

孙芳儿这一次是来寻找毒物的,皇上肯定会派人跟着,或许没进入林子,但是如果孙芳儿尖叫,肯定会把人引来。

子安点头,提着灯笼便朝着那光线走过去。

渐渐地,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衣裳的女子,蹲着身子在地上寻找着东西,灯笼放置在一边。

听得脚步声,她猛地抬头,一手拿起灯笼照向来人。

看到是子安,她的神色明显地松弛了下来,“是你?”

子安走过去,“昭贵妃,深夜来此,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孙芳儿把罐子往身后挪了一下,淡淡地道:“我来上香,睡不着,出来走走,王妃这么有闲情,大半夜的来深山游玩?”

“我是来找你的!”子安直接就说明白了来意。

孙芳儿皱着眉头道:“你找我做什么?”

“我要知道你对霖霖做了什么?”子安走近一步。

孙芳儿冷笑了一下,“我会对他做什么?”

“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子安看着她不停地往身后挪,那罐子也不断地往后移。

她把刀疤索拿在手里,甩出一个弧度,刀疤索捆上罐子,子安一收,便把罐子挪到了自己的脚下。

孙芳儿急道:“你想做什么?”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