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只一味愁苦,两人说了会儿话,子安便叫婉慧进来拜别皇后。

婉慧依言进来,对着皇后下跪行告退礼。

皇后方才被她说得好奇,便道:“你叫婉慧是吗?”

婉慧低头,“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叫婉慧。”

“你的面纱,脱下来叫本宫瞧瞧!”皇后道。

婉慧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子安。

子安点头道:“你便让皇后看看吧。”

婉慧缓缓地解开面纱,露出一张清丽绝色的容颜。

妩媚的丹凤眼,一飞便是无尽风情,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整张脸,虽不是十分完美,却叫人看了,有一种忍不住要怜爱的冲动。

婉慧今日的妆容,是子安亲手画的。

她深谙佛靠金装人靠伪装,婉慧眉目是美丽,但是和孙芳儿相比是差一层的,要和孙芳儿比容貌,她是必败无疑。

可男子看女人,不单单看容貌,还看身段和风情。

尤其,若女子的风情气度突出,便胜过容貌带给人的震撼。

只见婉慧跪在地上,眸色盈盈,红唇娇艳却没太烈,睫毛垂下,剪影美丽妩媚,堕马髻更添了几分慵懒。

皇后微微点头,“果然是好颜色。”

“谢娘娘夸奖!”婉慧显得有些羞涩,白皙的脸绯红起来,便越发叫人喜爱。

皇后自然没有立即收下婉慧。

但是,在子安出宫后不久,胡家长房的人便气冲冲地入宫,说胡欢喜要扩展生意,年内除了生活用度之外,不会再派发盈利分红。

胡夫人是要皇后对付胡欢喜,但是,皇后却知道自己纵然是一国之母,却无法用身份压制胡欢喜,改变鼎丰号的经营方针。

可没了资金援助,她的容貌,不算特别出色,如何留得住皇上?

她想起了婉慧!

她命掌事宫女华锻去王府,说想接婉慧姑娘入宫小住几日。

与此同时,王府的下人也开始有一波新的调动。

这一次变动,提拔了孙嬷嬷和几个新来的丫头入屋伺候。

杨嬷嬷叫了她们到院子里,王妃要训话。

底下的人排成一行,垂手而立。

子安坐在廊前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茶,神态淡淡的,“你们入府也有段日子了,这一次把你们提拔到我的身边伺候,一则,是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你们确实办事牢靠利落,二则,我近日身子不好,身边总是少不了人,杨嬷嬷要料理府中的事情,顾不得屋里,单靠小荪一人,确实忙不过来。以后,白天安排三人,晚上守夜三人,七天一轮,换班的时候,小荪和孙嬷嬷顶替,既然是进了屋中伺候,有些规矩,杨嬷嬷会跟你们说个明白,丑话说在前头,总好过秋后算账,你们仔细听便是。”

“是!\"众人应声。

杨嬷嬷站在石阶上,眸光锐利地扫过每一个人,她的声音不必子安温和,十分的冷厉,“老婆子我是宫里出来的人,手底下的规矩是很严格的,尤其是进屋伺候,便是更得严一些,规矩我已经命人写下,回头会叫婉静宣读一次给你们听,你们仔细听且要记牢了。”

“是!”众人又是应声。

婉静过来宣读规矩的时候,子安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每一个人脸上的变化。

孙嬷嬷眼底是有一丝得色的,但是掩饰得极好,到底是宫里出来的人,历练过,世故得很。

子安要先揪出那个对她下药的人,这人不揪出来,她便寝食难安。

她初步断定那丫头是受人指使的,指使她的人,应该是孙嬷嬷。这点,伶俐已经查实,听到那丫头和孙嬷嬷对话。

拿住那丫头,也没什么意思,首要的是先拿下孙嬷嬷,揪出幕后之人。

香囊的药,隔几日就要换,所以,她不需要等太久。

那些新人来了之后,子安几乎就只依靠她们伺候,小荪和嬷嬷都忙着府中其他事物。

伶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子安算是赤果果地把自己暴露了出去。

看着要换香囊的时候,子安以那丫头办事不力为由,打发了出去。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