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嬷嬷也是欺负子安不敢用刑,到底是皇太后派出来的人,好歹也得送回宫中听候皇太后发落的。

之前梁嬷嬷便是这样。

但是,押入王府的暗室时,孙嬷嬷腿都软了。

子安也不着急动手,只是叫她瞧着那些刑具。

这些东西,往日是没有的,无论是慕容桀还是贵太妃,都不需要这种东西,他们母子倒是有一个相同的地方,手段干净利落,打便打板子,砍便砍脑袋,不整这些花架子。

这是子安让王俊前两天去买回来的。

为的就是今天这一幕。

壮壮来到的时候,听得拿住了孙嬷嬷,进了暗室,往子安身边一坐,冷笑一声,“招了吗?”

不等王俊说话,孙嬷嬷便大呼冤枉,“公主,奴婢真的是冤枉的,求公主为奴婢主持公道啊。”

壮壮哼了一声,“当然主持公道,本宫巴巴地连夜赶过来,莫非还是看热闹不成?一个个愣着做什么啊?这里家伙是有了,招呼着啊。”

王俊见那孙嬷嬷狡猾不已,早就想动手了,但是王妃一直没下令,他只得生生忍住一口气,如今公主发话,当下大腿一伸,一脚就踹了过去,孙嬷嬷整个往后倒去,这一声痛叫还没出口,王俊便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拽起来,反手两耳刮子下去,直打得孙嬷嬷晕头转向。

孙嬷嬷还兀自喊着冤枉,呼天抢地地,声音尖锐得很。

王俊当下一挥手,便着人把她捆起来,搬了一张老虎凳,要把孙嬷嬷丢上去。

这老虎凳,其实就是一张寻常的椅子,唯一和其他椅子不一样的,是上面插满了钢针,一根根钢针拔木而起,尖锐锋利,这刚丢上去,那孙嬷嬷便杀猪般大叫起来。

火盆也架起来了,烧得红彤彤的铁块在炉子上发出灼热的光芒,孙嬷嬷见此阵势,吓得大喊,“奴婢是冤枉的,是冤枉的啊。”

“声音太吵,往她嘴里塞一块铁坨子。”壮壮厌恶地道。

“公主,塞了便说不出话来了。”王俊说。

“说不出话便不说吧,回头告诉皇太后,她指认皇太后为幕后指使,横竖,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子安淡淡地道。

“你……”孙嬷嬷骇然,“你怎敢如此?”

“你是她派出来的人,除她还有谁指使?审你,也不过是过过场子,出口气罢了。”子安手指瞧着椅子扶手,一派冷漠淡然。

孙嬷嬷惊骇地看着王俊用铁钳夹了一块发红的铁坨子便往她走路过来,她无法挣扎,越挣扎,钢针插得便更深,只是不断地惊呼。

终于,在铁坨子要靠近她的嘴巴时,她猛地瞪眼,喊道:“我招,我招!”

子安和壮壮对视了一眼,然后,子安吩咐道:“松绑,让她跪着慢慢招供。”

王俊得令,上前拖起孙嬷嬷,往地上一扔,这一会儿的老虎凳,已经让她屁股后腰染了一滩的鲜血。

孙嬷嬷跪在地上,哭着道:“奴婢招了,是梅妃娘娘指使奴婢在您的香囊里下销魂散的。”

子安眸色一冷,“梅妃?”

“是,是梅妃娘娘。”孙嬷嬷连连磕头,“奴婢一时贪心,得了梅妃娘娘的一百两银子和一根簪子,求王妃恕罪啊。”

“你把梅妃如何指使你下毒,逐一招来!”壮壮冷冷地道。

孙嬷嬷哭得眼泪鼻涕都一起流,听得壮壮问话,她便用袖子擦了一下鼻涕,说:“那是奴婢出宫入府的前一天晚上,奴婢在屋中收拾东西,便见梅妃娘娘身边冬梅来找奴婢,她让奴婢在王妃从北漠回来之前,在所有的胭脂水粉里下药粉,给奴婢一百两银子报酬,奴婢当时想着,王妃横竖还没回来,这事儿没什么风险,便诺了。之后入府,奴婢便趁着府中无人,把药粉先放入所有的胭脂里,本以为此事就这么了了,不曾想,王妃回来没几天,冬梅竟出宫来找奴婢,给了奴婢一些花瓣,让奴婢碾碎了加些药粉混入王妃的香囊里,因着王妃不信奴婢等,也不许奴婢靠近和煦园,奴婢只得收买了一个丫头让她去换,因冬梅说过,这药是查不出来有中毒的迹象,所以,奴婢当时也不担心,这不,要再换药的时候,那丫头却忽然被打发了出去,不得已,奴婢只得亲自来换……公主,王妃,奴婢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您给奴婢一个机会,奴婢再也不敢了。”

子安冷冷地道:“一派胡言,梅妃有什么理由要害我?打,打到说真话为止!”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