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壮拿起这根簪子仔细瞧了瞧,“这是宫中寻常款式,不止梅妃,许多宫嫔也有。”

“是的,明日公主可问问梅妃,她若能拿得出来,便不是她,若拿不出来,**不离十。”伶俐道。

“嗯!”壮壮把簪子收好,“你家主子还是那个态度吗?相信梅妃?”

“是的,她觉得梅妃不可能会是背后指使之人。”

“那她有没有说怀疑谁?”壮壮冷静了一些,也没那么生气了。

“没说。”

壮壮沉吟了一下,“其实梅妃真没必要这样做,但是,她曾出卖过子安,却那孙嬷嬷看着不像是撒谎,重刑下去,她坚持不改口,便可见她认为的指使者,是梅妃。”

“她认为?”伶俐挑眉。

“嗯,”壮壮想了想,“但是,如今先不说那么多,明日我入宫去问过梅妃才算。”

在壮壮心里,梅妃始终是嫌疑最大的。

虽然,她也隐约觉得不妥。

翌日一早,因着不是请安的日子,所以,入宫的不多,梅妃也稍稍起得晚了点儿。

壮壮却是一宿没睡,鸡鸣时分就入宫了。

到了宫中,天色才刚刚蒙蒙亮。

她来到乐清宫,也不许人去叫梅妃,只让她睡,她则一个人坐在正殿里喝茶。

冬梅让人伺候她,但是,壮壮却指着冬梅说:“不必这么麻烦,你来伺候就好。”

冬梅一脸为难地道:“公主,奴婢是乐清宫的掌事,这一天的事儿多着,如今还得去安排奴才们干活儿,不如,便让菊儿伺候您?”

壮壮眸色淡淡地扫过冬梅那张年轻但却世故的脸,她端着一脸的恭谨,但是话却不是那么个意思。

“废话什么?让你伺候你就伺候,乐清宫没了你就转不了吗?”琴之冷冷地道。

冬梅连忙作揖躬身的笑说:“瞧姑娘说的,伺候公主是奴婢的福分,只是,这乐清宫确实也忙,皇上说午膳过来用,奴婢还得让小厨房那边准备准备呢。”

壮壮勾唇一笑,“原来还得伺候皇上啊?甚好。”

冬梅躬身,“既然公主体谅,那奴婢便先行告退了。”

“本宫什么时候说过让你走?”壮壮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冷冷地盯着她。

冬梅一怔,随即皱起了眉头,“公主,请不要为难奴婢。”

“好大的胆子,竟敢说公主为难你?”琴之怒道。

“跪下!”壮壮厉声道。

“公主……”冬梅心底有些慌神,但是兀自维持着脸上的镇定,“奴婢不是有心开罪公主,只是,着实是……”

“跪下!”壮壮眸色阴寒,“不要让本宫说第二次。”

冬梅虽不甘心,但是也只得跪了下来。

她朝身边的宫女打眼色,示意她去请梅妃。

壮壮见到了,但是也不阻止,只是悠然地喝着茶。

小宫女连忙去找梅妃,梅妃听得公主一大早便来了,正拿冬梅出气,她便连忙起来。

换了身衣裳,简单盥洗便出来见壮壮。

来到正殿,见冬梅跪在地上,脸色微微沉了一下,冬梅自打被升为掌事之后,态度一直比较倨傲,如今怕是得罪了公主了。

这位皇姑姑的脾气……哎!

梅妃笑着上前,福身行礼,“臣妾参见公主。”

相比起梅妃温婉的笑容,壮壮一张脸可谓冰寒至极。

“梅妃,本宫久没来你这乐清宫,竟不知道这乐清宫如今是了不得啊,便连一个小小的掌事,也敢顶撞本宫。”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