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被拖了下去,嘴里还嚷嚷着说是宜贵妃指使。

梅妃缓缓地靠在椅背上,没有让人去阻止冬梅的话,就让她嚷嚷。

不用冬梅说,她也知道是宜贵妃。

冬梅说出来,不过是为她自己找了一条死路。

“诬陷”贵妃,当诛!

乐清宫的动静,自然也传到了宜兰宫去。

宜贵妃坐在临窗的贵妃榻上,手里执着一卷书,听了宫女的禀报,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笑,“是么?”

宜兰宫的人事流动很快,宜贵妃每隔一阵子便要打发一批人出去,再收一批人回来。

她打发出去的理由,自然是伺候不得力,因此从她宫里出去的人,经过内府的安排,最后分流到各宫去。

宫中,宜贵妃是以难伺候出名的,因此,从她宫中出去的人,其他宫也没有说太忌讳不能用,相反,因为她规矩十分严格,她宫里出去的人,会比寻常的宫女好一些。

横竖不是进殿伺候的,便是收回宫中,做些洒扫日常的活儿,一不打紧,自然,也有做事稳妥,提拔上去的。

方才说话的叫青凫(fu),入宫不久,教引姑姑刚教完规矩,宜贵妃宫里又打发了几个人出去,内府便急忙把人送过来,千叮万嘱要她们好好伺候。

因此,如今宜贵妃身边,一个旧人都没有,都是新人。

梅妃宫中却是从不敢用宜贵妃打发出去的人,只是,她也没提醒任何人不能用。

宜贵妃十分擅长分析人的心理,且懂得如何钳制一个人。

她甚至不需要用武力和其他手段。

就像得对梅妃那样,梅妃知道她那么多秘密,但是她有警告过梅妃一句叫她不外泄吗?

不,她不说,但是也知道梅妃不会透露。

她只是让梅妃知道她有足够的能力,转黑为白,颠倒是非。

她拿捏了梅妃的弱点,怕事,谨慎,懦弱,且她的话,在宫中也没什么力量。

因此,宜贵妃对梅妃一直扮演的角色,都是十分满意的。

“此事闹大了,娘娘可有对策?”青凫问道。

宜贵妃抬了抬下巴,神情轻蔑,“要什么对策?”

“就不怕梅妃去皇上跟前说吗?”

宜贵妃笑了一下,“她敢吗?”

“只是,她请了摄政王妃入宫,她不敢,摄政王妃也不敢么?”

宜贵妃悠闲地看着窗外,日光斑驳,是极好的天气。

“夏子安信她?梅妃可是害过她的,若她这样也信梅妃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愚蠢了。”

她转头,看着青凫,笑意越发加深,“本宫盼着她信,只要她信了,本宫就等着她去找皇上。”

“娘娘都安排好了?”青凫道。

宜贵妃不做声,只是嘴角的笑意加深。

无论夏子安信与不信,她都不打紧。

夏子安不信,此事便不了了之,顶多,是她下药失败了而已。

夏子安信,此事闹开,皇上那边就等着她闹,如此,便落实了民间所传的一切。

子安响午的时候入宫。

来到乐清宫的时候,便见冬梅奄奄一息地被丢在院子里。

子安皱了皱眉头,但是什么都没说,径直走了进去。

梅妃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子安走进来。

“见过梅妃娘娘!”子安上前行礼,态度有些生疏。

梅妃轻声道:“坐!”

“谢娘娘!”子安坐下来,脸上没什么表情。

梅妃看着她,轻轻叹息,“本宫知道你不信,可确实不是本宫做的。”

梅妃的话很无奈,也很绝望,她甚至没有办法去为自己辩解。

子安却忽然笑了,望着她,“梅妃娘娘……”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