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欢龄听了这话,心里越发的着急。

她就是想遏制孙芳儿,才会找了个婉慧来。

只是,皇上来过她这里两次,也见了婉慧两次,就是没办法“推销”出去,皇上压根连正眼都不看婉慧。

公主说得对,如果那孙芳儿真的怀上了龙种,自己出身又不高,这皇后之位,怕是要拱手相让的。

壮壮察言观色,知道已经戳中了胡欢龄心底的弱点,便做好人安慰道:“罢了,本宫心里不快,和你多说了几句,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至少,如今皇上还得用胡家的……”

最后家财两个字,壮壮便没说了,但是,胡欢龄心里明白。

只是,听了这话,她心底越发的不安。

胡欢喜说了,不能分红,也就是说,她已经没多少银子可拿出来了。

宫中打点的还是有的,可皇上那边,若没点贡献,她这后位还会稳吗?

且有那孙芳儿一天,皇上都不会发现她的好。

京城的传言却也尘嚣日上,开始只是在百姓间流传,渐渐地,官家贵族里也听到这些狐狸精的传说了。

但是谁都没有在子安的面前说,子安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在胡欢龄举行家宴的那天下午,慕容桀从刺州回来了。

一路风尘仆仆,他是不带喘口气地赶路回京的。

回到京中,洗了脸,吃了一顿,便神定气闲地对子安道:“一切都妥了。”

“流言止住了?”子安问道。

“不,越发扩大了。”慕容桀神秘一笑。

子安怔了怔,“扩大了?那是怎么回事?”

慕容桀伸手抚摸她的脸,“从明天开始,你去西苑小住,不要回王府。”

“为什么啊?”子安奇了,他一向不喜欢她和秦舟接近,如今竟然还要搬去秦舟那边住?

“便宜秦舟那银贼了!”慕容桀轻叹,但是,脸上却没半点担心。

“说说你的计划。”子安哪里能忍受问号一直在脑子里盘旋,怎也得问个清楚明白。

慕容桀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向床榻,“本王好好跟你说,慢慢跟你说,仔细跟你说。”

门外,小荪扳着手指算着,“一个,两个,三个……”

杨嬷嬷打了她的脑壳一下,“什么一个两个三个的?”

小荪道:“我听礼亲王府的大金哥哥说,王府的大金黄狗做爹爹了,它媳妇下了六只狗崽,大金哥哥说,大金黄狗睡了它媳妇六次,所以生了六只,我这不是算着王爷最近睡了王妃几次吗?嬷嬷,我估摸着,王妃若怀了,得有十几个。”

杨嬷嬷一脸惋惜地看着小荪,“长得倒是挺好,就是蠢了点儿。”

小荪不服气地道:“我当然知道人和狗不一样,但是,陈家那边生了四个三胞胎,人家可以,咱们王妃也可以的。”

杨嬷嬷没好气地道:“我先去沐浴,你在这里守着,今晚我陪王妃入宫。”

“不带我么?”小荪问道。

杨嬷嬷笑了一下,“今晚不合适你,你还是乖乖地留在府中吧。”

“什么嘛?人家现在已经机灵很多了。”小荪嘀咕道。

宫中今晚设宴,这请了宫中的后妃和几位亲王妃公主等。

胡欢龄自然也请了皇太后,但是,皇太后不屑跟这些小辈闹,便摆起架子不来。

胡欢龄今晚是以帮子安和梅妃修补感情为由宴请大家的,事先也都跟大家通过气。

宜贵妃也赏脸来了,她如今对胡欢龄十分臣服,胡欢龄叫她做什么,她几乎都会做。

胡欢龄很满意宜贵妃的“乖巧”,因此,她最大的威胁,是孙芳儿。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