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欢龄见两人一句不到就开始针锋相对,不由得看了壮壮一眼。

壮壮皱着眉头道:“好了,你们俩消停点儿,又不是多大的事情,子安你也是,往日见你倒是大方得体,这一次怎么就钻牛角尖呢?无凭无据,也不能冤枉了梅妃,快别吵了,浪费了皇后的一番心意。”

子安脸色铁青,但是也不敢顶撞公主,只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道:“可那孙嬷嬷为什么就指认她不指认其他人?”

“那刁奴的话岂能相信……”

壮壮正欲说一番道理,却见孙芳儿噗通一声,就往左侧倒了下去,刚好就倒在子安的身上。

“娘娘,娘娘!”子安一把扶住她,吓得拍拍她的脸。

哎,这孙芳儿真是一点耐性都没有,先吵一架不好么?偏这么快就来了。

杨嬷嬷一直站在子安的身后,见孙芳儿忽然晕倒,立刻与公主的两位侍女走过来,帮忙扶着孙芳儿。

胡欢龄见孙芳儿晕倒,虽然很不得她死,但是也得做做样子,急忙便道:“快去找御医。”

良妃凉凉地道:“王妃不就是大夫吗?叫王妃看看就是,怕是昨夜劳累,今日精神不够罢了。”

良妃这话酸得很,众人听了她这话,纷纷幸灾乐祸地看着孙芳儿那张白得跟宣纸一样的脸。

壮壮道:“不说那么多,杨嬷嬷,琴之,你们先把昭贵妃送进殿中休息,再命人去请御医。”

“是!”几人扶着孙芳儿进了内殿,这万寿殿虽说无人居住,但是殿内一应俱全。

御医没来之前,子安先为她诊脉,胡欢龄想进去,却被壮壮拉住了手腕,低声警告道:“你怎么那么傻啊?避嫌不知道吗?”

胡欢龄怔了一下,“公主的意思是?”

壮壮没好气地道:“她为什么忽然会晕倒?她擅长什么?”

“这……”胡欢龄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这孙芳儿是懂得用蛊毒的,若近了她的身,着了她的道,到时候水洗不清了。

她正容,“谢公主提醒。”

壮壮冷冷地道:“我倒不是有心要救你,只是免得你被攀咬一口,到时候,皇上便名正言顺地废后,叫她得逞。”

胡欢龄咬牙切齿地道:“好歹毒的心机。”

“也只是我的猜测,未必就是这样,兴许她是真的病了,看她的面相就不是什么有福之人,你也是的,身边就没个得力的人吗?”

胡欢龄惭愧地道:“这,本宫确实是……”

“你身边倒是有个模样不错的。”壮壮瞧了瞧婉慧。

胡欢龄哎了一声,愁道:“但是皇上看不上啊。”

“皇上通共来你这里几次?大概是没仔细看的,若婉慧是在孙芳儿身边,皇上日夜见到,那就不一样了,不过,你也得确定能完全掌控她。”壮壮说。

胡欢龄心中一动,这个婉慧她了解过,是有心攀高枝的,她若得了宠,也得依靠自己才能稳固地位,自然是不敢反她。

只是,如何能把婉慧送到熹微宫去呢?

那孙芳儿指定是不答应的。

正想着,便见琴之走出来,“皇后娘娘,请您派个人先进去照顾着吧,王妃着奴婢等人去打热水和拿针。”

胡欢龄抬起头看着婉慧,迅速地道:“你马上去伺候贵妃娘娘。”

婉慧默然点头,进去了。

然而,皇上听得孙芳儿晕倒,没有让御医过来,而是直接派人把孙芳儿接了回去,让熹微宫专门的御医诊治。

孙芳儿的身体,皇上是不会放心让其他御医看的,子安笃定这点。

婉慧也只能进去呆了一会儿,便被打发走了。

因着孙芳儿的这件事情,宴会也都散了。

对于皇上如此重视孙芳儿,胡欢龄真是看红了眼,回宫之后,问婉慧,“你在里面,可听到昭贵妃是什么病?”

婉慧摇摇头,“奴婢没有听到,只是,倒是听王妃跟那杨嬷嬷说什么有孕要注意事宜等。”

“有孕?那孙芳儿有孕了?”胡欢龄大惊,脸色也陡然发白,一手抓住椅子的扶手,指甲深深地印入。

“这……这奴婢倒是没确定。”婉慧低声说。

“不可,不可!”胡欢龄咬牙切齿地道,脑子里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婉慧轻声道:“娘娘,若她诞下皇子,娘娘的处境很危险。”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