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转身,皇帝的声音,便阴沉地传来,“你若不答应,后果自负。”

慕容桀没有稍作停留,甚至丝毫犹豫都没有,愤怒而去。

皇帝笑了起来,开始只是轻笑,继而哈哈大笑,笑得跌出了眼泪。

“皇上,龙体为重。”路公公瞧得心酸,上前安慰道。

皇帝伸手,拭去眼角的泪痕,“朕无情,是吗?但是朕能不这样做吗?这份兄弟情,怕是从此断了。”

路公公实在是忍不住,道:“皇上,会不会是您多虑了?王爷怕是从没有过夺权的野心。”

皇帝眸色冷厉地扫过路公公,路公公心中一慌,急忙跪下请罪,“奴才失言,皇上恕罪。”

皇帝闭上眼睛,萎顿的面容是苍凉的悲伤,“朕不能不这样做,以前,朕信他没有,但是现在?不,他已经尝试到了权力的滋味,但凡是血性男子,都不会无视权力,谁没野心?谁不想一统天下?只有他成了和你们一样的人,才会消磨他的野心和血性,那么,朕即便死,也能瞑目了。”

路公公愕然,皇上怎么会这样想?这未免太残忍了。

变的不是王爷,变的是皇上啊。

但是,做奴才的,却不敢说这句话。

斟酌再三,路公公说:“皇上,您一直都是贤君,想您初登基的时候,励精图治,唯才是用,我们大周的国力,在您登基四年,便已经赶上了大梁国,便连太皇太后都赞赏您,说您勤政爱民,是个好皇帝,且皇家一直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这也是您的功劳呢。”

路公公前面的铺垫,都只为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这八个字,他希望,皇上能记得,王爷和皇上的感情一直都很亲厚。

但是,皇帝显然是领会了他的意思,却冷冷地道:“兄友弟恭?父慈子孝?老八在做什么?你知道吗?废太子那逆子,连朕的妃子都敢觊觎,算什么父慈子孝?朕就是太相信他们了,先是废太子和梁太傅,继而是贵太妃与老八,哪一个,不是朕曾深深信任的?老七会是一个例外吗?他不会。”

他挥挥手,道:“你不必说了,明日,若夏子安没有入宫,你传安亲王入宫见朕。”

他就是要死,也得先断了老七的念头。

路公公心中一颤,“皇上打算?”

“你多嘴了!”皇帝冷冷地道。

路公公跪着退后两步,垂头道:“奴才有罪!”

兄弟间的这番谈话,彻底伤了慕容桀的心。

慕容桀不可能会让子安入宫,但是,子安却不能不去,母亲还在他的手中。

夫妻二人因此争吵了一下,最后,慕容桀还是没有妥协,只说他会想办法救出袁翠语。

慕容桀心里头也烦躁,他没有把皇帝说的话告知子安,这话,他对谁都说不出口。

子安知道他进过宫,出宫之后,他便说不许她入宫,她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

追问过几次,他都不愿意说,子安也没有办法。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去救母亲?派人硬闯进去吗?熹微宫守卫森严,要救人,谈何容易?弄不好,母亲反而会因此丧命。”

子安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皇帝调派了许多高手守住熹微宫,要硬闯熹微宫,就必须要夜王的人出马,这么一来,夜王就被他们生生拖下水了。

而且,夜王的人多是江湖中人,对宫卫看不顺眼,这动辄就会大开杀戒,若因此又丧生几条无辜的生命,她怎忍心?一条生命的背后,牵连的是一个家庭。

慕容桀沉思良久,道:“你放心,本王去找梁树林谈谈。”

“你觉得,他会帮我们?”

“本王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总得要试一下。”

知道了皇上有害子安的心思,他是绝对不会让子安入宫的。

哪怕后果是被逼反,他也在所不惜。

那一番话,彻底断了兄弟情。

他继续命人部署南国,那是他的退路,他一家人的退路。

安亲王那边,一直都在等着皇帝传召子安入宫,之前,慕容桀曾安抚他,说等子安入宫便可为袁翠语解蛊,所以,听得皇帝下旨传子安,他很高兴。

他下午的时候,便去了王府,想知道情况。

早上入宫,就算下午还没回来,也差不多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