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艘船,一前一后地航行。

七皇子带着胡大及三名侍从押着慕容桀,后面有四人跟着,开始一天,倒也无惊无险。

船夫是雇来的,因此船上张罗饭菜也是船夫。

船家是个黑实汉子,大约三十来岁,是个本分老实的人,见船上气氛怪异也不敢多说话,只管开船的时候开船,做饭的时候做饭。

顺水而下,还得再走一段陆路,然后绕行,到西江乘船而下。

因此,这一段也不过是走两日船,因着相安无事,七皇子对慕容桀也就放松了些警惕。

上了岸,他还专程给慕容桀找了个大夫,开了些伤药。

慕容桀的伤势在船上的时候,反反复复,期间还试过高热,这是因为伤口感染所致。

他不断地给慕容桀增加小伤口,却也治疗他的剑伤和箭伤,免得他死在路途中。

开了药,便上马车继续走。

七皇子一点都不赶,路上也是慢悠悠地走,对他而言,迟一些到总比早一些到好。

他的想法和南怀王是一样的,要先等那些追去南国的人先散去。

他还不至于傻乎乎地撞上去。

通共就这点人手,虽说控制着慕容桀,可冒不得这些风险。

慕容桀的伤势渐渐痊愈,行动虽还不能自若,却也比原先好了很多。

他估摸着,坚持一天左右,就能把毒全部解掉。

所以,他一直坚忍着,无论胡大说多难听的话,愣是不发火。

这夜,留宿肇州。

肇州是发达之区,因水陆通达,经济十分繁荣。

他们依旧像之前那样,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客栈,距离繁华大街约莫三里路左右。

小二张罗了饭菜上来,胡大打赏了几文钱,然后问道:“小二,这船好雇吗?”

明日便要继续走水路,因之前安排没有那么周全,因此,也没提前在这里雇好船。

小二笑着道:“客官,这肇州还有不好雇船的?您要多大的,都能给您雇来,只要银子够。”

“行,你明日帮我去雇两艘小船。”胡大说。

“好嘞!”小二欢喜地道,帮客人跑腿有赏钱,他是巴不得多跑几次的。

七皇子皱眉,“雇一艘大点的便可以了,约莫坐十来人的。”

小二应声道:“小公子,您怎么说怎么办便是,莫说十来人,坐百来人的船也是有的。”

七皇子对胡大打了个眼色,胡大会意,便拉着小二出了门口,“小二哥,问你个事儿,你们这里最近可有京城来的客人?”

“京城来的?”小二哥笑着说,“当然有,这里每日都有京城来的客人。”

“那可曾见过此人?”胡大从包袱里取出一幅画卷,打开给小二看了一下。

小二瞧了瞧,连忙道:“见过,见过,这位娘子长得俊,小人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昨天才刚走的。”

“你确定?”胡大眼睛一眯。

“当然确定,我们这里虽说来往客人很多,但是,长这么好看的娘子还是头一遭见着,和她一同来的,还有一个穿绿色衣裳的姑娘及七八个男子。”

“都是什么装束?”胡大拉着他渐行渐远。

慕容桀在房中,低着头,仿佛并未听到外面说话。

确实,若不是他听力厉害,是断不能听到的,至少,七皇子和其他几名随从都听不到。

慕容桀知道胡大是在打听子安的下落,因为他曾不小心窥见胡大的包袱里的画卷,正是子安。

按照他们做事的方式,若只拿捏了自己,定不放心,若能把自己也攥在手中,便不怕他不从。

如果说,子安昨天刚走,证明自己的推断是没错的,老八也是走水路去南国。

按照脚程,如今距离南国还有七八天的时间,这是足足比走陆路远了一半不止。

老八一定是缓慢地去,所以,若他们加紧点,或许大后天便能追上,而若他能脱身,便会更快一些。

今晚,是定不能出什么幺蛾子,因为,过了今晚,应该就能解毒。

然而,吃了晚饭之后,七皇子便端了一碗水进来,笑盈盈地道:“皇叔,该喝点药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