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放下帘子,淡淡地道:“走吧。”

伶俐虽然看得正过瘾,却也免得被人看到王妃,毕竟,王妃也是从相府出来的女儿。

伶俐吩咐车把式,“走吧。”

子安出行没有什么排场,因此,竟无人知道坐在马车里的就是摄政王妃。

车把式吆喝了一声,挡道的人纷纷让开。

马车走出很远,还能听到夏婉儿的尖叫声及玲珑夫人的咒骂声,她如今已经没了相府宠妾的派头了,浑然一个粗鄙的市井妇人,母女两人的争持怕是越发的难看了,因为,还能听到围观百姓的哄笑声。

人群中,忽然有人看着远去的马车,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方才的马车似乎是摄政王府的,里面坐着的人会不会是王妃呢?”

“是啊,我也认得,似乎是摄政王府的马车,莫非王妃刚才停在这里看了?那可真是解恨啊,听闻昔日这母女两人对王妃可差了,使劲欺负,沦落至今,也是她们的报应了。”

众人纷纷看过去,马车已经在拐角处转了,只能看到马车扬起的轻尘。

陈玲珑和夏婉儿也听到了热议纷纷,两人都停下了手,怔怔地看着街角。

陈玲珑站起来,寒着一张脸道:“你走吧,傍着你的太子享福去,别来找我。”

夏婉儿也站了起来,理了理凌乱的发鬓,瞧着案板上的肉,吞了吞口水,贪婪地道:“我走可以,我知道银子你是还不起的,你得给我一块肉。”

那屠夫冷笑一声,“想吃肉,拿银子来。”

他一刀砍在一块骨头上,案上强烈颤抖了一下,几乎坍塌,夏婉儿吓得一个哆嗦,不甘心地瞪了陈玲珑一眼,“瞧你找的什么人?丢人不丢人?”

说完,仿佛是怕屠夫打她,急忙便跑了。

陈玲珑哼了一声,也伸手理了一下发鬓,回到屠夫的身边吆喝道:“走开走开,不买肉的都走开,别妨碍老娘做生意。”

屠夫恶狠狠地道:“净招惹那些是非之人,今晚回去你就知道!”

陈玲珑缩了一下脖子,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却是不敢言语。

远去的马车里,子安虽然看不到这最后的一幕,但是,她大概知道这母女过得什么样的日子。

之前,她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没能杀了这母女和废太子为原主报仇,但是,如今看她们活得如此狼狈,也总算解恨,这样苟且地活着,比死了更叫人痛快。

只是心疼霖霖,竟摊上这样的母亲,霖霖的痴傻,或许也是福气。

来到熹微宫,路公公在殿前候着,见子安来到,急忙迎上来,“老奴参见王妃。”

“公公稍等,我先去给老祖宗请安。”子安道。

“王妃请,老奴在这里候着您。”路公公恭谨地道。

子安微微颌首,让狄水与贺云在外面候着,只带着伶俐进去。

今日本是早朝日,但是太皇太后没上朝,而是让慕容桀和梁王去上,梁王与慕容桀一样有监国之权,听慕容桀暗示过,今天上朝,应该会有一场仗打,其主题便是,后宫是否能干政及一个不能人道的王爷,是否要与大梁国的懿儿郡主和亲。

子安想象到这应该是一场辩论大战,而且,参与辩论的选手都是国中顶尖的人,正反双方肯定会请来名士参与。

阿蛇姑姑领着子安进入殿中,掀开帘子的时候,让伶俐在外面站着,只许子安一人进去。

太皇太后半依在榻上,手里执着一卷书,子安走过去,规规矩矩地跪下请安。

太皇太后头也不抬,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起来!”

子安站起来,因着距离相近,她瞧了一眼太皇太后手中的手,怔了一下,揉揉眼睛,那书上是白纸,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坐吧,吃了早饭没有?”太皇太后问道。

子安也不知道坐哪里,总不能跟她一块儿坐在榻上,瞧瞧身边,也没有椅子,椅子都远远地,距离这么远,说话靠吼吗?

还是阿蛇姑姑体贴,搬来一张椅子,“王妃请坐。”

“谢姑姑!”子安坐下来,显得十分拘谨。

对着这位曾经百般为难过自己的龙太后,子安总是难以轻松得起来,就算明知道她现在对自己已经没有恶意,只是,“童年阴影”已经形成,弃疗。

“你很怕哀家吗?”龙展颜见她坐得直直的,放下书蹙眉问道。

“不怕!”子安再端正了一下腰骨,不怕……是不太可能的。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