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欢喜道:“这个吴燕祖,你们没调查清楚?就这样带回来了啊?太危险了。”

子安道:“老七命人去调查了的,他在青州救过我,因有救命之恩,所以便没想太多。”

“你还是回去拿起来好好问问,他若真有问题,你们很危险啊。”胡欢喜凝重地道。

“嗯,我立马就回去。”子安道。

柔瑶连忙把信放好,“我与你一同回去,这厮敢说是我告诉他的,瞧我不打断他的腿。”

子安带着柔瑶回到府中,叫嬷嬷马上找吴燕祖过来。

嬷嬷却道:“吴大夫在您出去之后,也跟着出去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那你看着,他什么时候回来便叫他来见我。”子安道。

“出什么事了?”嬷嬷见她回来便找吴燕祖,且神色十分凝重,便担心地问道。

“我有点事找他,对了,嬷嬷,他在府中的这几天,有没有异常的情况?例如,去见什么人,或者跟大家打探什么。”子安问道。

嬷嬷想了一下,“倒是没有,至少没跟奴婢打听过什么,倒是一天到晚缠着婉静,让婉静叫他算账,婉静也不待见他,但是知道是王妃您的恩人,因此才容忍了他的。”

“就只是叫婉静叫算账而已?”

“奴婢叫婉静过来,婉静最熟悉他,白天几乎就缠着婉静,有一天晚上,还跟婉静出去游玩了呢,不过,婉静也是逆不过他。”

“好,你叫婉静来。”

婉静入府的时间不算久,但是管着府中的账目,这吴燕祖谁都不缠,唯独缠着婉静,莫非,想查账不成?

只是王府的内账有什么好查的?莫非是想查老七有没有贪污?可若贪污,这些账都不会入王府的内账上啊。

而且,老七从不贪污,这大周朝谁不知道?若真要收受好处,给他一坛子好酒比送银子都管用。

嬷嬷转身去找婉静,柔瑶见她出去,对子安道:“说起来这个吴燕祖还真是十分诡异,在青州的时候治好了你,后便要拜你为师,一般的百姓,在得知老七和你的身份之后,哪里还敢纠缠不休?但是他却不是,死缠烂打地要拜师,我记得,当时我说要拜你为师,他也不知道从哪个旮沓冲过来,跪下来就认师父,你不收他,他竟然还买了个毛驴,跟着我们回京,如今回想起来,着实厚颜无耻得很啊。”

子安虽然觉得吴燕祖有些可疑,但是回想起他的种种举动,也没什么恶意,甚至,他今天跟自己说的那番话,似乎有意引导。

“先不忙着下定论,等婉静过来问个清楚再说。”若是他有心接近婉静,一定会问账本上的事情,又或者透过婉静去调查王府,只是,连婉静都不知道同命蛊的事情,他初初来京城,之前素不相识,又是如何知道同命蛊的?

嬷嬷领着婉静过来,婉静如今越发的朴实,穿着和府中丫鬟一样的衣裳,进来便福身,“王妃,您叫奴婢?”

“婉静,你与吴大夫很熟悉吗?”子安问道。

婉静白皙的面容上浮起了一丝尴尬和懊恼,“回王妃的话,算不得熟悉。”

“嬷嬷跟我说,你与他一同出去游玩过,若不熟悉,孤男寡女的出去,便不怕惹人非议?”子安端过一杯茶,轻轻地拨动茶沫子,双眼却是盯着婉静。

婉静贝齿咬唇,眸子里便盈了泪意,“奴婢也不愿意与他出去,只是,他……”

“他怎么了?”子安大生疑惑之心,见婉静这么委屈,莫非,那吴燕祖还能逼着她去不成?

婉静道:“他说……他说他是王妃的恩人,奴婢是王府的下人,王妃不能报恩,便叫奴婢报恩。”

柔瑶大怒,“好一个轻浮的浪荡子,他对你做了什么?”

婉静连忙摇头,“县主息怒,那倒是没有的,只是叫奴婢陪他也出去游走了一圈,他说想熟悉京城。”

“就这样?”柔瑶一怔。

“是的。”

子安问道:“那他可曾跟你打听过王府的事情?”

婉静点头,“问过。”

“都问什么?”子安眼底闪过寒芒,果然……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