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一切之后,子安反而轻松了许多。

作为一名医生,她实在很难违背自己的良心,明知道可救,也不救。

吴燕祖走的时候,忽然又回头说了一句话,“我这两三天在京城外面走动,打听了一些当今皇上的事情,百姓对皇上的赞誉还是很高的,他们说,皇上是一个好皇帝。”

子安点头,“嗯,我知道,你下去吧。”

吴燕祖犹豫了一下,问道:“那您,会不会救皇上?您不想成为温意大夫的弟子吗?”

“我先想想,好吗?”子安轻声道。

伶俐知道子安心烦,便推着吴燕祖走了。

子安靠着窗边坐下来,轻轻叹气,是的,皇上曾经是一个好皇帝,为大周百姓做了许多实事。

这点无可否认,因为连老七都曾说过。

一个好皇帝,忽然变成昏庸的皇帝,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威胁,他认为,最大的威胁,是老七,他曾经最信赖的弟弟。

也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

子安感慨良久之后,开始踏实地研究方子。

心里有了决定之后,比之前几天好受许多,至少不必思想挣扎。

慕容桀回来的时候,子安告知了他自己的决定。

慕容桀轻抱她入怀,道:“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最坏的打算,是在他好之前,我们离开京城,去南国。”

“嗯,去南国,其实去南国,不是最坏的选择,反而是最好的选择了。”子安伏在他的怀中,去南国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至少天高皇帝远,又有粤东王做邻居,皇上也不会这么傻,去惹一只安分的老虎,所以日子肯定会比在京中安稳。

“治疗需要多长时间?”慕容桀问道。

“快则半年,慢着一年。”

“那我们还能等到阿鑫成亲之后再离开。”慕容桀很安慰地道,而且,这一年半载的时间里,他也能把已经略有些偏颇的政策扭转过来,再为太子培植一些人脉。

“不过,那孙芳儿能撑得住这么久吗?”慕容桀问道。

这问题子安也想过,道:“既然那人能跟吴燕祖说这些话,想必她会帮孙芳儿的。”

孙芳儿那边她着实是没办法,也只能仰仗那人帮忙了。

“你不要太劳累了,自己为重,知道吗?”慕容桀叮嘱道。

“我知道,我会收下吴燕祖,他会陪我一同入宫。”子安知道后期施针自己肯定不够精力,好在吴燕祖懂得一些针灸之术,若这两个月里能精进一下,针灸配合汤药,半年到八个月左右,皇上那边就能大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夫妻两人都很忙。

慕容桀雷厉风行,一连拔出了一串保皇党,也没惩处,只是把他们外派出去,至于皇帝重掌朝政之后晋升的那些官员,着吏部调查过,可用的,留任,若不可靠,一律外调或者降职。

然后,晋升了几名武将,这些武将都是有功之臣,即便日后皇上掌权,也不能夺他们的职。

子安收了吴燕祖,每日带着吴燕祖入宫施针,试药。

皇帝也收敛了脾气,对子安也没了之前的仇恨,十分配合子安的治疗,甚至,也放心让吴燕祖为他针灸。

这日,子安施针之后,皇帝命人准备了茶点,要与子安说说话。

子安遣退吴燕祖出去,扶着皇帝坐下来。

皇帝是勉强可起身,因着试药的原因,他总是觉得眩晕,吐血是减少了,呼吸比较困难。

“坐吧!”皇帝喘了一口气,半靠在椅子上。

子安坐在他的面前,给他递了一块手绢,防止他喘气吐血。

“是老祖宗给你留下了方子,是吗?”皇帝沉了一口气,轻声问道。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