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皇帝大婚,前后筹备的时间才两个月,秦舟这是嫁得有多仓促啊!

“小刀,你跟我进来。”子安站起来,北漠的事情,她要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便是一个寻常官家的婚事,两月的筹备也是来不及的,北漠虽然没大周那么多繁文缛节,但是该走的仪式程序都得走,除非,是不得已。

众人面面相窥,刀老大快步跟着子安进去,伶俐想了一下,也跟着进去了。

“小刀,北漠的情况,你了解多少?”子安进门便问道。

伶俐把门关上,坐了下来,让刀老大也坐下来说。

刀老大道:“宫里的情况,我是不知道,只知道秦大将军回国之后,来找过一次龙老将军,龙老将军当天晚上便入宫去了,说是替皇上与秦大将军议亲……”

子安打断他的话,“你先从头说起,洛亲王在京都的情况,还有楚敬的情况,秦家老太太的情况,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刀老大哎了一声,“这洛亲王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威风得很,几乎是把楚敬和秦老太太都钳制住,但是后来,洛亲王带回来的军队竟然发生了内乱,打了起来,洛亲王也被人暗算受了伤,伤得很严重,听说如今还没好,腿是废掉了。”

“怎么会这样?秦舟的人一直按兵不动吗?”子安问道。

这军队内乱,必定是有人反叛,挑唆,然后才会内乱,但是,洛亲王带回来的人,都是他自己的兵马,按理说,不容易啊。

而且,不是还有天机子吗?

“秦舟的军队是真的没人动得了,这点叫人诧异得很啊,这北漠奇怪奇怪太奇怪了,便连康平帝都无法调兵遣将,那些人,就是眼睁睁地看着,都是听命秦大将军的。”

“天机子呢?”

“天机子先生在内乱之前,就被洛亲王赶走了。”

“这又是为何啊?”子安一怔。

刀老大压低了声音道:“听说,天机子欺负了安然公主。”

“欺负?”

“是的,是欺负……就是那种欺负,公主从南郡回来之后没多久,便发现躺在了天机子的房中,没穿衣裳,是被人欺负过的,安然公主醒来之后,整个人都疯掉了,见着人就喊,就躲。”

子安没想到,北漠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安公主是她佩服敬重的人,没想遭此劫难。

“那安公主如今在何处?”子安问道。

“如今是住在宫里,楚敬命秦老夫人接了她进宫,一直由御医照看,听说疯症至今还没好。”

“这段期间,康平帝如何?”

“倒是没听到关于他的事情,他虽然还是皇帝,但是听龙老将军说,主政的基本都是楚敬了。”

“楚敬对龙老将军如何?内乱的时候,龙老将军没有帮洛亲王吗?”

“王爷回京的时候,便吩咐过我,任何人来找龙老将军出兵,都叫我控制住,当时龙老将军不听劝,我只好下了点蒙汗药,让他昏睡了两天。”

刀老大说着,有些心虚地看了子安一眼,他不知道自己做得对还是不对。

子安气结,但是仔细思量,却又觉得刀老大做得很对,这必定是一个计策,是连龙老将军都算计了进去的,如果他掺和进去,必定中计。

“嗯。”子安点点头,“你回来的时候,秦舟和康平帝大婚了,是吗?”

“是的,举国同庆啊。”刀老大开心地说,因为,他也吃了顿好的,虽然在将军府就没差过伙食,但和那天相比还是有差别的。

子安心里头隐隐觉得不对劲,是这场婚事不对劲。

仓促她明白,因为楚敬掌控了局面,康平帝要扭转局面,就一定要得到秦舟的襄助。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既然楚敬当时都掌握了局面,为什么楚敬没有杀康平帝?

以楚敬和秦老太太的狠辣手段,为什么要留下康平帝?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康平帝假意归顺了楚敬。

因为,种种阴谋,若不是康平帝出面,算计不了天机子,算计不了洛亲王。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