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些的时候,慕容桀回来了。

见了刀老大,也知道北漠发生的事情。

他也赞同子安的意思,先让高凤天帮忙打听消息,若情况不好,先派人到大周与北漠交界的边城小镇候着,若发生变化,便可马上去营救秦舟。

慕容桀提议此事还得夜王帮忙,邪寒楼那边的危机刚好可以解决,让邪寒楼的人先撤到边陲小镇上去。

子安喜道:“这个提议太好了。”

慕容桀看着子安,轻轻叹息,“若秦舟是男子,我便要吃醋了。”

子安眉眼弯弯,“傻瓜,我和秦舟是经历了生死的知己,我若出事,她也会千方百计地营救,当初我们在青州也是全靠她。”

慕容桀搂她入怀,“秦舟是确实真心护着你,我也很放心。”

他眉眼间有些轻愁,他如今大刀阔斧地做了那么多事情,皇上一旦掌权,肯定会反扑,他若无法及时避让,大有可能便会命丧京城。

所以,他是在帮秦舟,也是在帮自己,希望秦舟日后有能力可以相助子安。

如今,他习惯不把政事告知子安,免得她担忧。

过年休朝之前,慕容桀越发的忙,有时候是早上出去,凌晨才回来。

军营自打太皇太后回来整顿过之后,还有许多实质性的政策要落实,慕容桀如今大权在握,自然是先要把军务整顿好。

但是不管多晚,他都会回来看看子安,哪怕只是看一眼,亲一下,而为了这看一眼亲一下或许是要跑断马腿,他也得回来。

腊月二十九,差一天就除夕了,慕容桀还没忙完,但是却跟子安保证会回来吃年夜饭。

以前慕容家的年夜饭,都是入宫吃的,但是今年不入宫了,其他亲王也各有安排,礼亲王家却如旧说要入宫吃年夜饭。

礼亲王的意思,是年夜饭必须要跟家里人一块吃,但是宫里还有谁在主事?

于是,阿蛮好说歹说,才把他拉到了摄政王府,说慕容桀也是他的家人,如果他要陪家人吃饭,陪慕容桀就对了。

礼亲王这会儿又讲起礼数来了,说他比慕容桀大,如果要一起吃年夜饭,便得去礼亲王府吃。

阿蛮把子安怀孕的事情搬出来,说总不好叫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跑来跑去,这才说得动他来。

除夕夜这天,慕容桀果然很早就回来了,陪着子安与礼亲王夫妇坐在屋中说话。

子安的肚子刚好五个月,慕容桀一直等着胎动,但是总是没等到,便笑着对子安说:“咱这孩子可能比较迟钝。”

子安嗔道:“哪里会这样说自己的孩子?再愚钝,不也是生的啊?”

“愚钝点好,聪明不讨人喜欢。”慕容桀笑着说。

“自己的孩子,哪怕是一头猪,你也得喜欢。”

夜王从院子外走进来,一身青衣风尘仆仆,发冠凌乱,一张俊脸也灰头土脑的。

子安连忙站起来,“你可回来了。”

夜王一屁股坐下来,小荪便连忙奉茶进来,他拿起茶便喝了一大口,见礼亲王看着自己,便收敛了神色,端正了一下姿势,“三哥,我这赶了好几天的路回来陪你们吃年夜饭,你就别挑剔了。”

“谁挑剔你?知道你辛苦。”礼亲王道。

礼亲王虽然对许多事情后知后觉,又十分固执倔强,但是,眼下的事情他是看在眼里的。

“如何?”慕容桀问道。

夜王说:“都安排好了,也交代了高凤天,而且,也叫了老王爷去给安公主和洛亲王治病。”

“你叫了安然老王爷去?”阿蛮皱起眉头,“但是,他不是要看着子安的胎和寒山那边……”

她抬头瞧了瞧,寒山那边,孙芳儿的蛊毒还没解啊,这事儿没办好,心里总没底。

子安道:“不碍事,如今我的情况已经稳定,且我自己就是大夫,调理个身体而已,杀鸡焉用牛刀?”

阿蛮扑哧一声笑了,“怎有你这样说话的?”

阿蛮瞧着她的肚子,忽地轻轻叹了口气,“我这辈子怕是无缘做母亲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