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入座之后,子安问梁汉文,“孙姑娘说你是温意大夫请来的,是吗?”

“是的。”梁汉文说这两个字的时候,神情有些骄矜,但是并没有显得特别无礼,骄矜中蕴含了骄傲自豪,仿佛能为温意大夫办事,是顶光荣的事情。

子安没有过多地打听温意大夫的事情,只问孙芳儿的情况,“那如今孙姑娘怎么样?”

梁汉文看了孙芳儿的脸一眼,“比较恶心。”

……

“这个……”子安轻声道:“看出来了,确实是比较恶心,只是,我问的是她蛊毒反噬的情况。”

梁汉文窘了一下,“这个,好多了,至少蛊毒在慢慢地渗出皮肤,温意大夫说,这蛊毒反噬是不能从其他途径排出,只能从皮肤的毛孔渗出,以汗液的方式渗出,所以,如今是先给她用了药,催化体内蛊毒的大量生长,用药杀灭,然后用药水浸泡,持续浸泡两个月,便能够把蛊虫残留在体内的毒素全面排出来。”

子安觉得很有道理,便请教道:“那她这个蛊毒反噬的解法,能否适用于任何一种蛊毒反噬的病人?”

梁汉文摇头,“这是不能够的,因为用药杀虫,这药十分霸道,非一般人能受得了的,芳儿能受得了是因为她一直以血养蛊虫,耐毒的能力比旁人强很多。”

子安点点头,“明白了。”

顿了一下,她又问道:“要彻底解掉蛊毒反噬,配制同命蛊解药,需要多久?”

梁汉文想了一下,道:“很难说,看她的承受能力,若是能承受强一点的药,兴许三个月左右便可完全痊愈,只是,若下了重药,她承受不住,则有可能一命呜呼。”

“这太危险了。”子安摇头,“若保险起见,需要多久?”

“那就得要起码五个月了。”

五个月,和皇帝痊愈的时间是差不多了。

孙芳儿以为子安着急,便对梁汉文道:“你明天开始,适当加重剂量,我能承受得住。”

梁汉文道:“你自个觉得你承受得住是没用的,得你真承受得住才行,而且,这一旦出了问题,便是神仙难救,我劝你害死循规蹈矩地来。”

夏霖在旁边说:“对,不能着急。”

他侧头看着子安,有些担忧地道:“姐姐,是不是如果芳儿姐姐没好,那姐夫就有危险?”

子安笑道:“不会,他没事的,同命蛊不会马上要人性命,甚至,好几年都未必会出事。”

只要老八活着,甭管活得怎么样,命还在就好。

在寒山吃了一顿饭,然后子安领着夏霖进了房间里,单独谈话。

“你在这里过得开心吗?”子安伸手撩了一下夏霖的额发,夏霖的脸已经不若之前稚嫩,这孩子长大了。

“开心。”夏霖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高兴地看着子安。

“开心就好,你师哥呢?”她上来的时候没见到缺牙胖子。

“师哥去采药了。”

“嗯,听师哥的话,”子安装作不甚在意地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想起你娘亲和婉儿姐姐?”

那日见了陈玲珑和夏婉儿,子安虽然觉得痛快,觉得她们该有此报,但是,想到她们一个是霖霖的亲生母亲,一个是他亲姐姐,心里就总是藏着一根刺。

夏霖怔了一下,“没想啊,怎么?她们想我了?”

子安摇摇头,“应该没有吧。”

她们如今哪里想得起夏霖来?唯一想得起的,大概就是他给出去的那一千两银子。

“她们不想我,我也不想她们啊。”

夏霖始终是孩儿心性,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谁若对他不好,他也记得。

一个几岁的孩子,不是说不知道什么是亲情,但是,那生他的人只会让他害怕,他又哪里会念半分?

且他的心思单纯得没有去想其他多余的事情,更不会去想她们过得好不好,需要不需要他的帮忙。

“行,不想就好。”子安道。

夏霖道:“姐姐,我知道她们是坏人。”

“你这小孩,知道什么是坏人吗?”子安笑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