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这一等,又等到了天黑,还是没消息回来。

府中的人倒还好,在城门等候的那些人,可就冻得快僵硬了,天黑之后,风更大了,大家等了一天,又饿又冷,最后不得已,纷纷躲进了城门旁边的饭馆里吃饭,叫城门的守将看着,如果王爷回来,马上进来禀报。

城们那位守将一直都看着,但是到亥时左右憋了一泡尿,实在是忍不住了,想着就一泡尿的功夫,便也没交代下来就去了。

在他刚去撒尿,一辆马车缓慢地入城,晚上入城,必须查验,但是一道令牌从马车里伸出来,看到那雕刻着飞龙的牌子,守卫哪里还敢查验?当下就放了进城。

嬷嬷这等到亥时过半,便见门房飞奔进来,“嬷嬷,嬷嬷,王爷王妃回来了。”

嬷嬷一怔,想着吴燕祖和刀老大这俩小子怎地没来报?这菜虽备下了料却还没下锅呢。

顾不得了,先吩咐了厨房去做,她被伶俐一拉,便往门口而去。

马车停稳,就有府中下人上去。

慕容桀掀开帘子先下了地,然后伸手进去,一手抱一个,还给子安一个肩膀让她扶着下来。

刚好嬷嬷和伶俐等人便出到了,嬷嬷没来得及说话,眼泪便先刷刷地落。

子安上前,深深地看了嬷嬷一眼,然后一把抱住了她,“嬷嬷,可想死你了。”

嬷嬷也抱着子安,直落泪,“不也想死我了吗?哎呀,总算是回来了,今日便是叫嬷嬷死,也情愿了。”

“瞎说!”子安放开她,看着她满头的白发,心里酸楚得要紧,泪水也模糊了眼睛,“你死了,谁帮我带这俩小魔头?”

嬷嬷定睛去看,见两个粉雕般的娃娃被王爷抱着,她当下疼得了心尖上去,“好,长得真好,真好啊。”

欢喜,柳柳,壮壮,伶俐等人在后头,都热泪盈眶。

子安一把抱着了几人,这一场哭是在所难免的。

壮壮擦着眼泪挺着个大肚子道:“你别惹哭了我,萧枭说,我这眼睛若是再落泪就得瞎了,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害我这两年为了你,掉了多少眼泪?”

柳柳的肚子也大了起来,很大,比之前的还要大,甚至比壮壮的还要大,壮壮的肚子已经六个月了,柳柳的才四个月。

慕容桀抱着双胞胎骄傲地走进去,然后叫孩子们一个个地称呼,到了嬷嬷那里,子安便道:“叫外婆。”

嬷嬷怔了一下,连连摆手,“不敢,不敢。”

“嬷嬷,我们情同母女,除非您嫌弃我。”子安说。

嬷嬷又落泪了,“怎敢嫌弃你,巴不得的。”

“外婆!”俩宝贝一起喊着。

嬷嬷一把抱住俩宝贝,激动地道:“乖,乖!”

子安对嬷嬷的感情,嬷嬷对子安的感情,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这一幕,大家乐见。

子安认回天恩之后,在樵夫家里住了三个月才回来的,这一方面是要治疗樵夫的伤,一方面是跟天恩培养感情,到底是母女,骨血相连,心连心,三个月足够培养出感情来,且天恩很喜欢和虎头玩,虎头对这个妹妹也十分喜爱,到哪里都爱牵着她的手。

叙话叙了有半个时辰,柳柳忽然问道:“对了,去接你们的那群男人呢?”

“谁去接我们?”子安微怔。

“都去了啊,大伯,苏青,倪荣,萧拓,夜王,礼亲王,都去了。”柳柳道。

“没啊,没见着人啊。”子安看向一边逗弄天恩的慕容桀,“你瞧见了吗?”

“没瞧见。”慕容桀有子有女有妻万事足,至于其他的朋友亲人,爱来不来。

“那群傻蛋,去哪里接了啊?”壮壮无语了,“这一大早就在说在城门里等着了呢?莫不是见冷了,都走了。”

“走了也该回来啊?”柳柳觉得奇怪,便叫人进来,“你去城门看看。”

“是!”下人转身便去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