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帝见了慕容桀夫妇两人,便以见父母之礼拜见,下跪三磕头。

慕容桀伸手扶起他,语重心长地道:“此礼可一不可再,你如今是皇帝了,论起来,该是本王向你行礼。”

“不,”小皇帝眼底有浓浓的孺慕之情,“我的命是皇叔和皇婶婶救的,这帝位也是皇叔为我争取回来的,再生之恩,如同生身父母,我下跪磕头,又有什么不合适?”

“瞎说。”慕容桀斥责,“做了皇帝,就得有皇帝的样子。”

“我也没当着大臣的面跟您行礼,不过是四下无人才磕的头。”小皇帝瞧着子安牵着的俩宝,很是欢喜,“我的弟弟妹妹。”

子安微笑,“快去见过皇帝哥哥。”

入宫前便教了一番,俩宝悟性高,听子安这么一吩咐,便都上前喊道:“皇帝哥哥!”

“好,好听,再叫!”小皇帝乐坏了。

“皇帝哥哥!”

俩宝又再叫了一声,这小鬼头们都知道,但凡爹娘叫他们称呼人,总有好吃的到手,至少,昨天回来和今日一早便是这样,尤其外婆,叫一声便有糖吃,今日起来不过半个时辰左右,便吃得腮帮子发酸呢。

皇帝到底是半大孩子,见了这么聪明伶俐又可爱的弟弟妹妹,玩心大起,便要带他们出去玩耍。

慕容桀自然是跟着去的,刚出了殿,福寿宫那边便来了人,说皇太后要请王妃过去。

皇太后如今很少出福寿宫了,自打慕容桀离京之后,她就病了一场,病愈后出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廊前的石阶滚了下去,也不过是几级楼梯,却摔得很伤,左边身子几乎不能动,左腿也不能动,只能在宫里躺着。

昨天便听说找到子安,且夫妇两人要回来了,她一直命人留意着,得知子安入宫,便连忙叫人去请。

子安两年多没见皇太后了,初冬的天气,她半躺在贵妃榻上,披着一件白色滚金边狐裘,挽着堕马髻,珠翠满头,贵不可言。

她应该是刻意打扮了一番,脸上施了厚厚的脂粉遮掩苍白的脸色,她比之前胖了一些,或者说圆润。

见到子安,她微微地笑了,态度和蔼可亲,“看到你回来,哀家就开心了。”

子安福身,“参见皇太后。”

皇太后笑着摆手,“得了,妯娌之间,弄这么多虚礼做什么?快过来坐!”

说完,她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子安却没走过去,而是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皇太后身子可好?”

皇太后眸色黯淡,叹息了一声,“早两年还好一些,自打梁王成亲之后,便一天不如一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梁王成亲的日子选得不好,犯冲了,哀家当时就说了,哀家的寿辰便是那个月,往后挪两个月,也有好日子的,再选个好日子成亲,偏不信,害得哀家这样,他们俩倒好,刚三朝就回门到现在都没回来,想叫他们去庙里给哀家祈福,也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子安听得她怨气满满的,似乎觉得自己身子不好是因为梁王成亲的日子没选好,冲了她。

子安勾唇,淡漠地笑了笑,“皇太后保重!”

皇太后见她这副模样,便轻轻叹气,“你还在为以前的事情介意呢?都过去了,哀家没放在心上。”

子安微怔,眸子锁紧了她,她没放在心上?

“是啊,你对哀家对皇帝有恩,哀家是记得的,所以,你斥责过哀家的事情,哀家也不想计较,也不记得了,都过去了,你也别放在心上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