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笑道:“你仔细他变成纨绔子弟。”

“那也不妨,我养着。”秦舟说。

“你啊,宠坏了他们,回头仔细养儿吃穷母。”

秦舟一把抱起已经五岁多的虎头,“叫我。”

“阿娘!”虎头咧齿一笑,俩酒窝顿时就陷下去了,说不出的好看,直把秦舟的魂都给勾走了。

按照大家的推断,秦舟应该会更喜欢天恩的,因为天恩和子安长得一模一样,尤其如今五岁多了,眉目越发清晰,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但是,秦舟却是偏爱虎头多一些,不为其他,就为这孩子第一眼见到她,就叫她阿娘。

这是缘分!

而且,她不会再成亲,秦国总需要传承……

“皇帝阿娘,我也要抱。”天恩拉住秦舟的衣摆,使劲地摇着。

秦舟又抱起天恩,一人一口,亲了一下,“真乖,真乖!”

子安把他们赶走,然后拉住秦舟进了屋中取暖。

“怎么样?还好吗?”子安看着她,分明模样没变,但是,却总得和之前的秦舟相比,有些分别。

“好,累点苦点,但是国泰民安。”秦舟说着,深深地看着她,“你呢?都三年了,怎也没再怀上?”

子安摇摇头,“怀不上了,之前山中产子,伤了根本,再也怀不上了。”

秦舟闻言,忍不住还是把楚敬揪出来痛骂一番。

子安笑道:“便是能生,老七也不会让我生了,一子一女,我满足了。”

秦舟嗯了一声,想起咒术,“如今咒术都解除了吗?”

子安道:“应该是解了,去年年中的时候,老七带我去了一趟鲜卑,问过懂得咒术的人,说我认回天恩的时候,大喜冲了大悲,哭了一大场又吐了血,算是把自己的魂魄给找回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秦舟听到这个答案,很满意。

顿了一下,秦舟又问:“皇太后什么时候死啊?”

子安白了她一眼,“一个人什么时候死,我怎么能知道呢?”

“她早该死了,害人害己。”秦舟哼了一声,又看了子安一眼,“幸好柔瑶来信,说你没有给她治,否则,救了她,日后还不是害你的?”

“人都是有底线的,她再三犯我底线。”子安轻轻叹息,“其实,我最后还是叫吴燕祖去了看了她,她的病便是我去,也治不好了,她半边身子动不了,我让吴燕祖检查,是没有任何的毛病,血气运行通畅,脉搏无碍,也无恶疾,她走不了路,动不了左侧身子,是心魔而至。”

“死有余辜。”

子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其实,她做的那些事情,不是大奸大恶,但是,很恶心人,她这辈子都是这样,拎不清,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她其实有善良的一面,她身子不能动,恰恰就是因为这点,心里有愧但是努力说服自己,说自己没错,谁说良心不会惩罚人?说白了,就是她的良心在惩罚她自己。”

秦舟道:“我是不管这些的,当时我便下令给阿景,如果你给她治病,就让阿景想个法子,杀了她。”

子安笑了一下,“那倒不行的,你是秦国的皇帝,来杀大周的皇太后,这是要挑两国战争吗?”

秦舟哼道:“我便是杀了她,也无人知道是我做的,你对我便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信,信,信!”子安笑着,心里却是十分感动。

像老梅这样翻来覆去的人格,说白了,是小人,小人难防啊,秦舟有这个担心也是正常的。

“南怀王还是没下落吗?”秦舟转移了话题,不想说老梅了。

“没,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个,真是大周的十大悬案之一啊,五年了,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大概是死了!”秦舟说。

子安却总觉得他没死,但是若没死,躲去哪里了?受了重伤,无端在山洞里消失,明显是有人带走了他。

“算了,想不明白的问题,不要再想了。”秦舟凝望着她,眼底的情愫,也不若之前那样躲躲闪闪。

在她如今的阶段,她也没什么好躲闪的,几年的皇帝生涯,赋予了她自信,让她对人生有了另外一种看法,她不需要再顾忌任何人的想法,除了子安和老七。

但是,她有这份笃定,因为她从来只把感情默默地放在心底,不会对他们夫妇造成困扰,也不会伤害他们的感情。

皇帝娶了崔大人的孙女,今年十五,刚及笄,豆蔻年华的少女,长得不算很美丽,但是端庄贤淑,且有大家之风,子安很满意。

大婚之后,秦舟在京中又住了三天,才启程回国。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