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说,二哥为了袁翠语,终生不娶,此情,人间罕见,二哥的情深,也被传为佳话。

我喜欢柔瑶,便是人人斥责痛骂,不外乎,是因为我曾纠缠过。

我不明白,我主动争取,怎么就是纠缠了?

在纠缠的过程中,柔瑶厌恶了我,旁人也厌恶了我。

柔瑶厌恶我,我能理解,但是我和柔瑶的事情,关旁人什么事?

像二哥那样才算情深么?

笑话,当初他若积极一些,早早便去提亲,也没有后来袁翠语的悲剧。

但是,没有人非议他,所有人都被假象蒙蔽了。

天下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很痛苦。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决定,不会让自己犯二哥那样的错误。

我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做了之后,要么,柔瑶是永远属于我,要么,柔瑶永远恨我。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总胜过她对我不理不搭。

我的计划很顺利,这要归功于她对七哥的一往情深。

王府在外头,有一所别院,我便以七哥的名义约她。

她先出现,我叫下人给她准备了一杯茶。

我知道,只要我来了,她就会警惕,甩手就走,所以,我暂时不敢出现。

直到她喝了茶,意乱情迷之际,我才出现。

她把我当做七哥,但是不要紧啊,那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晚。

唯一让我觉得自己罪恶深重的时候,是看到了她惊怒的眼泪的时候。

她的眼泪,在之后好几年,都一直在我午夜梦回里出现。

我没有想过,多年后,柔瑶会来救我。

我本已经疯癫,看到她来,我陡然整个人魂魄归位。

她原本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了,但是她现在竟然来救我。

我知道她是因为七哥来的,但是不要紧啊,她来了就好,不管她是为谁而来。

我依旧恨我,恨之入骨,这点从她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我很安慰,因为我知道,她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我。

因为,我知道我会死在她身边,死在自己深爱的女人身边,是一个英雄最好的归宿。

我得纠正一下,我曾说那天晚上是我此生最开心的时刻,可在山洞里,她坐在洞口,我看着她的侧影,那一刻,我是最开心的。

“该醒来了。”

有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声音低沉威严,有些熟悉。

我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听到的声音,但是,胸口有些刺痛,这种痛,很清晰,我不得不睁开眼睛。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似乎熟悉又陌生的脸。

我一时分辨不出是何人,想撑起身子,但是身上有多处的疼痛,撑不起来,我不是在山洞里吗?我和柔瑶在一起的。

“你是谁?”我问。

那人眸色冷淡,“你不认识本座了吗?”

所有我疯癫时候的记忆,都灌入我的脑子里。

擎天摄政王!

“你……”我心里骇然,有些慌乱起来,“您怎么会在这里?我死了吗?”

“你没死。”

“您救了我?您要助我成事?”我心里顿时燃起了希望,便是他鼓励了我,他说,要不被人欺负,就得强大自身。

我一直这么做。

他盯着我,眸色十分严厉。

我此生见过许多严厉的眼神,太皇太后的,父皇的,皇兄的,七哥的,但是,没有一个人的严厉眼神,能让我心底颤抖。

我越发的慌乱,“您……”

他盯了我许久,才慢慢地说,“救你,是因为老七还得活着,否则,以你的罪行,死十次不为过。”

我的心,沉到了冰窖底下。

所有人说我有罪,我都能接受,唯独是他,不能,是他教我,必须壮大自己,必须让自己变强大,才会不受欺负。

“是因为我失败了?成王败寇,所以连您也来指责我?”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语气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