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都不知道,百姓的生活是这样的。

不就是多收了几担谷子吗?至于欢天喜地地四处喧嚷?

不就是朝廷给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发放五十文钱的安老金吗?至于乐呵得总是张开没牙的嘴巴?

不就是久旱之后,下了一场雨吗?至于这么满田园里奔跑吗?

为什么这些人的生活那么简单?

为什么一壶浊酒,就能让他们围着火炉兴高采烈地谈上一宿?

为什么邻居只是给了两个鸡蛋,就连番感谢活像人家给了两个金子?

我不明白。

离开丰州的时候,我心底已经没有那么恨了。

这是很神奇的,我开始没意识到,刚好是准备离去的那天晚上,我病了,他带了我去看大夫。

夏子安坐诊。

她不认识我了,我就坐在她的面前,对她露出凶狠的眼神,她却只是对我笑了笑,说:“不要担心,没事的,只是偶感风寒。”

她给我开了药,叮嘱我回去煎服。

我看着她脸上温暖的笑容,这个笑容和我之前认识的夏子安,大不相同。

我一下子就不恨她了。

拿着药,我走在空荡荡的青石板大街上,回忆起我的前半生。

我得到了什么?我失去了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他带着我走马灯般看了很多人的生活。

三年后,回到了京城。

回到京城才知道,我在去看其他人的人生时,夏子安与七哥重逢了,他们重新在一起了

当我知道柔瑶竟然嫁给了北漠那个莽夫阿景时,我很伤心,很愤怒。

我知道我此生都不可能与柔瑶在一起,但是,她值得天下间最好的男子。

绝对不可能是阿景这种莽夫。

我要杀了阿景。

我趁黑逃出去,我知道我逃不了,他一直如影随影跟着我。

我那时候心死了,我知道他带着我出去,只是为了让我参透,而不是相助我夺得天下。

所以,我不管不顾,今晚不是阿景死,就是我死。

我躲在他们的房间外,伺机而动。

我听到他们在说话。

他们先说了夏子安与七哥的孩子,继而又说了陈柳柳的孩子。

最后,竟然说到了我身上。

“这南怀王失踪至今,半点消息都没有,莫非真的死了?”是阿景在问柔瑶。

柔瑶沉默。

我知道柔瑶是从不愿意说起我的,她憎恨我。

也好,我不希望她与任何人说我,那是我俩的事情。

但是,片刻之后我竟然听到柔瑶说:“希望他活着。”

我至今不能形容我那时候的感受,只觉得心底有一股冰凉的泉水涌出,把我所有的怒火都浇灭了。

“你不恨他了吗?”阿景问。

柔瑶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或许恨,或许不恨了,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现在过得好,我便顾不得恨了。”

“恨一个人,不会开心,放开就好。”阿景说。

柔瑶又说:“是的,我折磨了自己好多年,现在都放下了,恨也罢,不恨也罢,日子都是要过下去的,我只盼着所有人都好。”

我在门外,坐了一会儿,便听到脚步声,柔瑶要出来了。

我马上站起来,躲在院子里。

我看到柔瑶走向回廊里,我下意识地跟着。

我其实可以不惊动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她回头看我一眼,哪怕一眼。

所以,我轻轻地叫了一声,“柔瑶。”

她猛地回头,回廊的风灯昏暗,她的面容如幻似真,眼底有骇然之色。

“你……”她似乎想张口喊,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叫出声来。

“我想告诉你,从十岁那年,我便喜欢你,我做了很多错事,伤了你的心,害了你,以致你从不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竟然看到她眼底有泪光。

“我就想来看看你,看了你,知道你好,我便可以走了。”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了二哥。

他的痴痴守候,他的默然等待,那漫长的岁月里,他是不知道自己可以等到的,但是,他始终保持距离,不走近,不伤害,宁可得不到。

或许,那样才是深爱。

我冲她笑了一下,“看到你幸福,我很开心。”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