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是天命所归,纵然魂魄离体,也无小鬼敢动朕。

在这尘世间,朕还是可以横行的。

朕要亲眼看着夏子安死,看着你慕容桀痛苦一生,即便夺得帝位,也要付出代价。

但是,朕实在是想不到,他们夫妻竟然可以重聚,他们夫妻到底有什么力量在守护着?

好,现在他儿女双全,做父亲的,不可能不为自己的孩子筹谋未来。

他莫非真的甘愿臣服于朕的儿子之下吗?不可能。

朕还是不走,盯着他。

但是,朕难道错了吗?他慕容桀竟然没有把太子拉下来?

不,朕不可能猜错他的,他以前或许是没有野心,但是,当了摄政王之后,他怎么可能还能如以往一样?

一定是怕众口难调,他慕容桀沽名钓誉,爱惜羽毛,定是要想办法揪三儿的错处,然后再把他赶下台。

朕等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慕容桀竟然带着一家大小去了南国。

难道朕真的猜错了吗?

慕容桀真的没有做皇帝的野心?

不,朕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等同是在打朕的脸,朕当初做的那些事情,是多余的,朕对他的猜测,是小人之心,是昏君所为。

但是,天底下,竟有人不爱做皇帝?

他慕容桀是帝王之才,他甘心自己被屈才?

说破天怕也无人相信的。

三儿登基的第十年清明前,慕容桀带着一家老小回京了。

朕知道,这一次怕是夺权而来的。

只是,老七啊,你错过了最好的时候,三儿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安顿好之后,他按照藩王之礼入宫见驾。

三儿竟然对他无比的礼待,傻儿子啊,你可知道,人家这一次是冲你的帝位来的?

慕容桀参与了这一年的清明祭。

清明祭完毕之后,他没有离去,而是在朕的牌位前,等所有人都离去之后,他拿了一壶酒,洒在牌位之前。

朕知道,他要跟朕清算了。

好,朕也正好想听听他的真心话。

他的野心能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朕。

“皇兄,我们兄弟二人,许久都没一起喝酒了。”他仰头喝了一口,瞧着朕的牌位说。

他神情有些戏谑,但是眼底的那一抹忧伤,朕看得出来。

“你有一个好儿子,虽年纪轻轻,便有你的风范,把大周治理得很好。”

“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他吗?因为他和你少年时候特别相似,聪明而内敛,沉稳却有干劲,没有太多的事情能羁绊他,他心心念念,以大周百姓为重,大周江山为重。”

“喝吧,敬你有个好儿子。”

他又洒了酒,自己又喝一口,仿佛真是与朕对饮。

“父皇以前说我日后必会大有所成,其实错看了我,我并没有什么野心,唯一的野心,便是希望这大周江山能千秋万代,大周的百姓能安居乐业,谁做皇帝都一样,只要这个皇帝是真心为了百姓,三儿很好,真的很好。”

他一直说着,说了三儿的功绩,说了大周的变化,说了蛮夷来臣,这些,朕都知道,不需要他说。

但是,他神色很骄傲,仿佛三儿是他的儿子。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有半个时辰多,最后,他把就酒壶放下,凝望着朕的牌位,“我会在京中留数日,这一次我离开,大概没什么事就不回京了。”

他转身走了,殿外的风很大,卷起他的袍子。

朕依稀记得,那时候朕病重,他处理完繁琐的政务,便来熹微宫看朕,来的时候,都很晚了。

他走的时候,朕看到他的袍子消失在帘子后。

朕的心忽然很痛。

朕做了什么?

那可是朕的亲弟弟啊,从小,便与朕亲厚,爱跟在朕身后,牵着朕的袖子,偶尔抬头冲朕一笑,眼底含着敬仰。

朕跪在祖宗牌位前,泣不成声。

朕从没静下心来,在这后宫里走一圈,死后多年都不曾。

朕走之前,决定要在这宫里走一圈,看看这皇宫里的风光。

朕看到胡欢龄,她与嫔妃在御花园里说话,她老了许多,算起来,她也不过三十出头,但是,就像个四十的妇人一样。

后宫的孤寂,是位分驱散不了的。

延袭宫已经没有人住了,袭太妃早已经死了,先帝的妃子,如今除了瑾太妃,便没有谁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