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哭,只是慢慢地跪了下去。

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不听话,师傅和姨娘叫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日子慢慢地过去了,我练的蛊毒也略有所成。

偏居这两年,母亲也偶尔叫人来看看我们,她自己也亲自来过几回,屋中一切用度并未亏待。

姨娘说,这是母亲在做戏,让人觉得她是德行双全的人。

十二岁那年,母亲说我应该出去走动走动,认识一些人了,所以,贵太妃生辰的时候,便着人来请我,要带我出去。

这是我头一次跟母亲出去。

住在侧园多年,我身边除了师傅和姨娘之外,便是不会说话的毒物了,忽然出去和人接触,我是诚惶诚恐,同时,心底又隐隐渴望。

母亲叫人为我打扮了一番,她又亲自往我的双丸髻上扎了绯色的绸带,笑着说:“芳儿真好看。”

我局促地站着,不敢抬头,但是偷偷地瞧了她一眼,见她的笑容十分温暖。

这是我从没在姨娘脸上见到过的笑容。

我忽然很嫉妒柔瑶。

柔瑶,叫孙芳菲,后被封为柔瑶县主,这封号真好听。

她那天病了,小脸蛋红彤彤的,一直咳嗽,在奶娘的陪护下过来,她仰头看着我,叫了我一声,“大姐。”

我竟然不敢回答,只是迅速地把头看向别处。

“大姐你真好看。”柔瑶又说。

所有人都说我好看,但是我自己从不觉得,炼毒的早两年,我的脸是青色的,哪里好看?

柔瑶拉着我到屋中,从抽屉里给我拿了一串火红的珊瑚手钏递给我,“大姐,我送给你。”

我连忙躲开,“我不要。”

“为什么不要?你带着多好看啊,这红珊瑚就得大姐这么好看的人带才行。”

她使劲地把红珊瑚往我手里套,我还欲躲避,她却已经板起了小脸蛋,“你若不要,便是不想和妹妹好。”

我很怕人家板脸对我,因为在侧园,只要师傅或者是姨娘板起脸,我就得挨打。

我只得收下,然后使劲扯着袖子掩盖住,怕母亲发现会以为我偷柔瑶的东西。

连姨娘都这么害怕母亲,那么,母亲一定会比姨娘更凶,打人更痛。

那时候,是七王刚封府离宫居住,贵太妃也跟着儿子出来了,因此,寿宴是在王府里举行。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人啊,日头明晃晃地在头顶烤着,我被母亲拉着往人群中去,母亲介绍的时候,我便福身行礼,问好,像个木头人似的。

好多人,我都记不住名字,但是我努力记着,因为母亲说以后会多点带我出来,如果我记不住人家的称呼,会很失礼。

我看到了贵太妃,贵太妃是我的姑姑,她面容和善,但是眸子很锐利,我给她磕头的时候,她便赏赐了我一根簪子。

如今想起那天,我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我每日炼毒,身体本不是很好,在游园的时候,我便觉得疲乏,母亲让我去亭子里坐坐,叫了丫头陪着我。

但是那丫头贪看花儿,我又不知道她没跟上来,径直往前走。

走着走着,我眼前一阵发黑,晕在了地上。

我听到有人惊呼,许多人呼啦一声围上来。

我感觉一只大手拉住我的手臂,把我拉了起来,有一道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没事吧?”

有人揉我的太阳穴,人中穴,那手冰凉,我觉得很舒服,驱散了我头上所有的暑气。

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男子的脸,他长得很好看,眸子澄明,竟能倒影出那个苍白的我来。

“你中暑了,本王命人送你回去休息。”

他扶着我起来,然后指挥若定地叫人上肩舆。

母亲知道我出事,急忙过来,见了他,便笑着道:“芳儿,这位是你表哥。”

表哥?

我顿时知道了他的身份,是姑姑的儿子七王。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