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神楼,李妈妈提着灯笼上前,“夫人,早点回去歇息着吧,明日还得去侯府呢?”

韩氏打了个哈欠,“也好,今日着实累得很啊。”

“夫人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李妈妈问道。

韩氏怔了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

李妈妈压低声音,语气却带着几分痛快,“五年前的今天,大小姐在那木屋之中被烧死。”

“什么大小姐?”韩氏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不过是杨氏所生的小贱人。”

“是,是,”李妈妈连忙改口,“是小贱人。”

“我啊,倒是真后悔杀了她们母女,她们若是活着,见我今日所拥有的,怕是会把眼睛都给嫉妒红了吧?”韩氏轻笑出声。

李妈妈说:“那是,杨氏也就罢了,性子懦弱,倒是那小贱人,牙尖嘴利,浑身是刺,是该好好先折磨一阵子才让她死的,当时三小姐便说了,先关木屋里饿几天,再弄死她,倒是夫人心急了。”

“我那时候是想着,她若死了,阿玉便能嫁给那苏青,没想到敬候府的三公子苏青竟然就认着那小贱人,分明阿玉比她好不知道多少倍,若不是后来还是攀上了宁远侯府,阿玉得憋屈死啊。”

“可不是吗?当时小贱人死后,老爷跟敬候提出要让苏三公子娶三小姐,苏三公子不同意,三小姐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连续几天不吃不喝,老奴但凡想到这点,便恨不得把那小贱人弄活过来再杀一次。”

韩氏瞧着她道:“阿玉是你带大的,你自是心疼她的。”

李妈妈提着灯笼,两人缓步走着,说说以前的事情,倒也是惬意得很。

“夫人!”一名身穿绿色衣裳的丫鬟疾步走了过来,脸色有些慌张,“大小姐回来了。”

李妈妈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大小姐早就死了。”

丫鬟的脸色有些苍白,“李妈妈,是真的,确实就和小姐长得一模一样,人已经进了府,如今坐在正厅里,小吴已经去请老爷了。”

韩氏与李妈妈对望一眼,都有些疑惑。

李妈妈笃定地道:“绝对不可能,大小姐已经被火烧死了,定是有人冒名顶替,想来打个秋风。”

韩氏心里多少有些不悦,这大好的日子里,有人来捣乱,且还是以那小贱人的身份来捣乱,着实晦气。

“连问都没问清楚便去请老爷,真是糊涂。”韩氏生气地道。

“这个……回夫人的话,是管家吩咐的。”

韩氏对李妈妈道:“你去解决了,我回去跟老爷说一声,他今天也累得够呛。”

“是,夫人!”李妈妈得令,便带着丫鬟出去了。

正厅外的廊前,围着好几个下人,听得是已经死了的大小姐忽然回来,都十分好奇,纷纷争看。

李妈妈来到,见此情况,随即愠怒道:“一个个围着做什么?自己的活儿都干利索了吗?”

众人见夫人身边得脸的李妈妈来了,都讪讪地散开。

李妈妈哼了一声,“也该叫管家好好地管束一下这些人了,越发懒散,哪里有大家之风?”

她转头,看进正厅里,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裳的女子坐在椅子上,一手捧着茶杯,一手用杯盖轻轻地刮着茶沫子,她看进去的时候,那女子也刚好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李妈妈还真吓了一跳,这真是见鬼了,怎么那么相像啊?

不过,她随即稳住心神,越是相像,越是不可能,因为,那天在木屋里,已经把那小贱人的脸砍烂,鼻子都快削没了,再高明的大夫,能治好她的性命,却也治不好已经毁掉的容貌。

“你是什么人?敢骗到知府大人家里来了?”李妈妈进去,便傲慢地说。

那正在喝茶的女子慢慢地放下杯子,唇瓣一勾,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李妈妈,不过才五年,你便忘记了我吗?”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