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复仇的烈焰时刻在心头里烤着,午夜梦回,她都能闻到自己脸上身上的血腥味道,能看到大火席间而来,几乎把她焚烧殆尽。

若不是夜王刚好经过,救下了她,她便死在那火场之中,此仇,怕也要下辈子才能报了。

韩氏本已经回了房中,听得下人来报,说李妈妈被大小姐割掉一个耳朵,顿时大怒,“好大的胆子,竟然在知府家里行凶?”

梁智远闻言,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是一个女子,你们这么多人,也拿不住吗?”

阿离早就死了,他自然不信这个女子是阿离。

“大人,此女出手迅疾,奴才等哪里阻止得及时?”

“出手迅疾?莫非是招惹了什么江湖女贼?”梁智远略一沉吟,吩咐道:“马上着府兵前来,守着各个出口,本府出去会一会她。”

韩氏担心地道:“老爷,您去怕是不太妥当,若真是女贼,怕有危险。”

“她莫非还敢杀朝廷命官不成?”梁智远厉声道,他还真就不信邪了,这女贼也忒没眼色,竟敢到知府家里来行凶。

韩氏听得此言,便道:“那好,老爷快去快回。”

又吩咐了奴才们,“你们放机灵点儿,别叫那女贼近了老爷的身。”

“是,夫人放心!”下人应道。

六七人护着梁智远出了正厅,李妈妈已经被带下去,送医馆了,正厅门口围着几个下人,但是都不敢进去,神色惊慌惶恐。

见梁智远来到,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大人,她……”管家急忙上前,犹豫了一下,“她确实酷似大小姐。”

梁智远皱起眉头,“你在梁府多年,从乾州跟着本府过来,莫非也不知道大小姐已经死了吗?还什么人都敢放进来,这府中你来管,着实叫本府不放心。”

他说着,便进了正厅。

待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梁若离时,他也惊住了,怎地如此相似啊?难怪那些奴才会震惊了,“你……”

梁若离抬起头来,看着梁智远,神色讥讽,“五年不见,父亲不认得女儿了吗?”

梁智远盯着她,这张脸,这把声音,确实是阿离的。

但是,阿离分明五年前就死了。

“你真是阿离?”他问道。

“父亲仔细看看。”梁若离道面无表情地道。

梁智远摇摇头,“五年前,本府的大女儿便死了,你不是她。”

他陡然厉色起来,“你到底是谁?”

梁若离却轻笑起来,“你说你的女儿死了,可曾看见她的尸体?”

梁智远一怔,“这个……”

梁若离继续追问,“若没见到尸体,如何断定我已经死了?你为官多年,便是这般断案的?”

听得她质疑自己的英明,梁智远大怒,“便是本府不曾见过她的尸体,也能断定你不是她,你若是本府的女儿,怎敢这样跟本府说话?”

梁若离冷冷一笑,眸光定定地落在梁智远的脸上,“那是因为,我以前认为一个人负心薄幸总有个限度,虎毒尚且不食子,你?猪狗不如!”

“你……”梁智远大怒,“你好大的胆子,不要命了吗?”

梁若离盯着他,“怎么?大人想杀我不成?”

“来人,把她拿下!”梁智远怒道。

门外,顿时响起一道清越的声音,“梁大人,父女重聚,怎地不高兴吗?”

梁智远一怔,回头看过去,只见一名身穿青色锦衣的俊美男子走了进来,此人装扮并不算华贵,但是气度不凡,仔细看,不禁吃惊,连忙收敛了神情,拱手道:“苏将军来了?真是稀客,稀客啊!”

“梁大人,许久不见啊。”

苏青站在梁智远的面前,眸光却是落在了梁智远身后的阿离脸上,一脸宠溺地道:“你怎么不等等我便先回来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