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带着一样东西,子安也有。”秦舟无可奈何解释道。

听秦舟这么一说,萧拓终于反应过来:“你说的可是他手上带着的那个指环?”

其实他也注意到了,只是他满脑子都是在想秦舟要对樊青翼见色起意了怎么办,所以给忽略了。

而且樊青翼手上带着的指环和夏子安带的那个什么夺魄环还是有点不大一样的。做工看样子比夏子安那个还要精细好看不少,颜色也不大一样。

“我怀疑,此人接近我的目的,是因为子安。只是原因我并不清楚,这件事情还需要给慕容桀去信,问问他对此物了解有多少。”秦舟也只是猜测,子安那个指环的神奇之处她多少知道一点,这么多年她也不曾听子安说过还有人拥有,如今突然出现这个一个,难免她要多留一个心眼。

“原来如此,那确实是留在你身边要好过放他走。你为何一早不说清楚,害得我以为是你……”看人家长得俊美,不管是正是邪就要纳入后宫。萧拓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那你还不赶紧给你家王爷去信问问,留在这是想吃拳头吗?”秦舟抬起拳头,皮笑肉不笑的问。

萧拓要是再敢多说一句,秦舟要举刀了好吗?

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萧拓这么嘴欠呢?陈柳柳是怎么受得了他的?

一听是和夏子安有关系的,萧拓也不敢再多加逗留,急忙去给慕容桀写信。

也怪不得他们要问的是慕容桀而不是夏子安本人,之前夏子安受了咒术,一心想自己寻思死的经历到现在大家都还心有余悸。

不管此人和夏子安有没有关系,他们也不能让夏子安再涉险。

秦舟留在房内,直喝了好几杯茶水才觉得气消。

谜团中心樊青翼本人,此时正躺在床上,眉头紧皱的摆弄着手中的指环。

他一确认四周无人,就想和王博士联系。但是在这里没有信号,尝试了半个多小时都不行。

就在他愁眉不展想要放弃之时,手里的指环突然闪了两下,上空浮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小老头,但是由于信号不是很好,小人图像和声音都有点断断续续的,似乎要崩溃。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