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还请先说,草民洗耳恭听。”樊青翼放下手中转动的杯子,正视秦舟。

秦舟的视线紧随着樊青翼的动作,最终停留在他的指环上:“樊壮士的这枚指环做工同花纹都十分精湛,朕十分好奇,不知樊壮士可否借朕一看呢?”

“并无不可。”樊青翼大方的拿下戒指递给太监,眼神忽然带了些忧伤的说道,“这枚戒指乃草民师娘为师傅所制,自师傅去世之后,草民只能借此物思念师傅了。”

秦舟指环还未到手,便听出樊青翼口中的意思:这是我师傅给我留的遗物,我能也只能给你看看而已,其他你就别想了。

不过她也只是想看看是不是也和子安那个一样有神奇的功能而已,并没有要樊青翼转赠给她的意思:“师徒情深,让人不禁为之动容。冒昧问句,樊壮士的师娘是哪里人呢?”

“草民不知。”樊青翼摇了摇头,神色忧伤的垂着眼,捏着手中的杯子转动,像是很悲伤的样子。

秦舟仔细查看了一下这个指环,没有发现任何无机关和暗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真的指环,无其他的附加作用。

她派人去检查那些尸体,也没有其他的异样。

但是她也没有仔细查看过子安的指环,不知道子安那个是否就存在机关和暗扣。说不定和刀疤索一样自有神力,并不需要什么机关和暗扣来操作。

而且这个指环的材质,和子安那个十分相近,都是周围几个国家没有的。

将指环还给樊青翼,秦舟把观察结果细细记在心里,打算回去给慕容桀去信问清楚。

“樊壮士刚刚是想问朕什么?”

樊青翼将指环带回手上,感受到指环发出的微弱热量,淡淡的说:“其实草民之前都是住在山上,极少到有人烟的地方。直到几天前养育草民的恩师离世了之后,才想到要下山来游历,对这山下之物十分好奇。如今受了伤,留在这避暑山庄中也有些无所事事,想恳请陛下允许草民麻烦外出置物的公公帮忙带一些书籍回来。”

“此等小事尽管吩咐他们去做就可以了,朕房中也有不少的奇文游记,”秦舟说着,侧身吩咐身后的贴身太监,“元宝,你现在就去取几本过来给樊壮士解闷。”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