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樊青翼点头,但是表情依旧未能有一丝变化。

木凝见他这样不为所动,急忙继续说:“不仅如此,宋家的人可都是难相处的。宋老爷仗着自己在朝为官,瞧不起人。宋家大少爷是当将军,是陛下带起来的,还好一点。但是宋家小少爷,在咱们柳州是出了名地横着走的。宋家夫人就更别说了,能养出这么个小儿子,又害的宋小姐这么苦,哪能是什么好人呢?”

原来,宋小姐名为宋如颜,和兄长宋元桥,都并非现在的宋夫人所出。现在的宋夫人乃是原宋夫人的庶妹,在原宋夫人病逝之后扶正的,自然对宋元桥兄妹不会好到哪里去。

木凝为了加强说服力,还说了不少道听途说的消息。

终于在她费了一番口舌之后,樊青翼有了动作。

樊青翼掏出了一锭金子,放在了她的面前:“谢谢姑娘告知这些。”

“你……”木凝急忙捂住金子,环顾了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压低声音想说他再有钱也不能拿出来这么显摆,否则招惹祸心了可怎么办。

可是就在她抬起头想开口的时候,樊青翼已经到了柜台,买了伞撑开,走出去了。

她十分“无奈”地,小心翼翼地把金子放到自己的怀里,暗骂这个男人真是不解风情,连个名字都没有报出来就走了。

她要的是这锭金子吗?

她要的是樊青翼这座金山好吗!

天色渐晚,雨势稍小了些。

樊青翼一进客栈小二便迎了上来,将伞递给他,吩咐他送些热水到房间里来。

小二刚好也准备给客人送热水,见他浑身都湿透了,忙说道先给他送,于是命抬水的人跟在他身后,自己则去禀告樊青翼回来的消息。

“师傅伯伯回来啦?”拉着秦舟的手,正闹着要去找樊青翼的慕容晋一听,甩开腿就往樊青翼的房间跑。

他不想跟着阿娘了,跟着阿娘除了背书就是练字,这些书他老早就倒背如流了,这些字他也都写烂了。

他要跟着樊青翼,才能出去玩。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