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舟想挣脱樊青翼的手,可是他却越抓越紧,像是她不说他就不会松开一样。

她只能咬牙说道:“子安现在很幸福,她的夫婿也极其的宠她。他们是互相钟情对方的,历尽千难万劫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管谁都不能拆散到他们!”

“他很宠她对吗?”樊青翼眸中分明闪着欣喜,但很快化成了苦楚。

“是的,特别宠,为了她付出特别多。”秦舟看着他红了眼眶,跟在后面一字一顿的说。

樊青翼跟着点了点头,又小心翼翼的问:“子安她,经历了千劫万难?”

“是的,好几次都差点死了,”为了让樊青翼死心,她又特地加上了一句,“但都为了和她的夫婿能够修成正果,都咬牙坚持过来了。”

樊青翼怔住了,他下意识的松开了秦舟的手,缓缓回到原地,突然伸拳愤怒地打在了地上。

用力之大,直接把石板铺出来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坑来。

地面一震,木凝缩起身子,慕容晋也被惊醒,急忙爬了起来。

秦舟连忙起身把他护在了身后,生怕樊青翼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来。

一滴眼泪悄无声息滑了下来,樊青翼收回了手,仰头背靠着墙,声音痛苦又自责:“是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慕容晋不知道樊青翼怎么了,又是在向谁道歉。

他想上前去拉樊青翼的手安慰他,但是秦舟哪敢让他向前,直接将他挡在了身后。

地窖里,无人敢出声。

原本最让人有安全感的樊青翼,如今正十分压抑的像是在忍耐着什么,又像是有什么即将要爆发出来。

秦舟看着他痛苦,自己心里竟像是被一只大手扼住,有些喘不过气。

她想上前抱一抱他,安慰他,可是她不可以,她不能够!

她有什么资格上前?

再说樊青翼的眼泪又不是为了她流的,她凭什么!

不明所以的慕容晋和木凝两人,此时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子安现在,在哪里?”缓了好一会,樊青翼才出声继续问,语气很是苦涩。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